跳脫框架思考

「賣完了。」

賣完了?家得寶(Home Depot)的手電筒都賣完了?不可能。手電筒怎麼可能都賣完?

  「你說什麼?」雷蒙.費南德茲問。

  「對不起,」店員回答。「前兩個小時,店裡簡直亂成一團。我也希望倉庫還有些存貨,不過真的都沒了。全部賣完了。每只手電筒都賣光了。你過幾天再來吧。」

  那晚稍早,雷蒙和艾咪準備晚餐時,地板開始搖晃。地震似乎一直持續著,櫥櫃裡的玻璃杯和盤子叮叮咚咚地晃個不停,牆上掛的兩幅畫也都掉了下來。接著燈熄了。雷蒙點燃原本為晚餐準備的蠟燭,他們獨自享用燭光晚餐,並不急著向外逃生。但顯然,有數百人比他們更早一步到家得寶找手電筒。

  「喂,等一下,」店員說。「你不是雷蒙.費南德茲嗎?」

  雷蒙只是笑笑,然後繼續前進。關於大家認出他這件事,他早已習以為常。他是史丹福繼約翰.馬克安諾(John McEnroe)之後的最佳網球選手,過去三年來奪得NCAA單打冠軍,去年還晉級到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的決賽。雷蒙或許是灣區最有名的二十歲青年。或許也是美國最有名的二十歲青年。雷蒙小時候,他母親是如何搭著小船逃離古巴、費盡千辛萬苦才抵達佛羅里達州,這段遭遇,即使不關心網球或運動的人也能朗朗上口。

  「你認為我們運氣會比較好,買到牛奶或冰塊嗎?」他們一回到車上時,艾咪就問。「還是你覺得乾脆放棄算了?」

  「要不要去海沃(Hayward)的大盒子看看?」

  「大盒子?」

  「就是那家新開的連鎖大賣場,裡頭有家得寶、山姆俱樂部(Sam’s Club)和鮑德斯書店(Borders’)。他們說,賣場後門的營業時間和前門不同。總之,行政劃分上算是不同的郵遞區號。那裡可能是我們買到牛奶的最佳機會,而且搞不好還有賣手電筒呢。或者是燈籠、雷射照明或是別的。他們應該什麼都有賣。」

  「好吧。我車子油箱是滿的,就去碰碰運氣吧。」

  大盒子在灣區甫開店即不得安寧。一次公投結果讓大盒子遠離舊金山。柏克萊居民則對試圖在該處開幕的門市遊行抗議。迄至目前,唯一一家順利開幕的門市,僅在奧克蘭南部的海沃。

  艾咪和雷蒙行經聖馬提橋(San Mateo Bridge)接八八○號公路即至海沃。在大盒子打造下,家得寶就像便利商店,一整天燈火通明。大盒子的停車場之大,竟然有接駁巴士負責將開車前來的購物民眾接送至大門口。一旦進入賣場,大部分的顧客都會搭乘迷你接駁巴士。那是客製的大型高爾夫球車,可依固定路線載顧客至賣場各區,就像小汽車或台車一樣。有些父母帶小孩來這裡,就只為了搭乘迷你接駁巴士,在賣場各處免費試吃或領取贈品。有些家長還會把小孩放在賣場中央大型的樂高天地,然後逕自購物。

  雷蒙和艾咪抵達大盒子時剛過午夜。停車場車雖多,他們最後還是找到空位停車,並搭上接駁巴士。不過,要抵達賣場還真是不容易。因為群情激憤的民眾在大門處蜂擁而上,不斷怒吼。雷蒙和艾咪一時之間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遂跟著人潮向前擠去,終於看到實際情況。只見入口內側貼著一張大告示:只有今晚,店內所有商品售價皆漲一倍。原來是反促銷!而且照情況看來,一場公關災難正同時蔓延著。

  賣場有位員工拿著擴音器、站在一疊敷蓋1(mulch)的袋子上,試圖安撫群眾。他解釋,這是奧瑪哈下的決定,他也無能為力。他手裡拿著一疊明信片和意見表亟欲送出,以平息群眾情緒、同時確保自身安危。不過,聚集在前門的群眾似乎對領明信片這事興趣缺缺。他們正在找更直接、更立即的反饋表和顧客滿意表。

  在失控群眾身後的賣場大門,看來一如往常。小汽車忙碌穿梭其中,儘管額外收費,依然滿載購物乘客。「真不敢相信。」雷蒙低聲喃喃自語。「要走嗎?」他問艾咪。

  「我要手電筒。而且若買得到牛奶的話,我也想買一些。反正都來了。我知道,他們是在敲竹槓,但我怕死了。我連一根蠟燭也沒有。在恢復正常以前,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樣的情況還會持續多久。」

  他們遂留下來,毫不費力就找到牛奶和手電筒。他們也選了一些電池以防萬一。現場只開放三個結帳櫃台,不過艾咪和雷蒙倒不介意比平常多花點時間排隊。

  他們總有聊不完的話題。他們是大一在一場運動員獎學金的會議上認識的,那場會議是為了幫他們處理NCAA規則和法規的複雜部分而舉行。雷蒙那時向隔壁一位高的金髮排球選手借了一枝筆。開始交談後,才發現彼此幾乎毫無交集。她是美國一位市議員的千金,在喬治城長大,讀的是私立貴族學校。她主修生物並計畫上醫學院。雷蒙則在邁阿密的貧民窟成長。他的母親是個清潔婦。他念的是政治科學。她是金髮而他是黑髮。她打排球,他則打網球。他開玩笑說,起碼這兩種運動都有球網。儘管兩人之間存在差異,他們仍繼續聊著天。那晚,他邀她去看電影。很快地,無論是運動、練習、上課,還是寫作業之間的空檔,他們總是在一起。

  艾咪和雷蒙站在大盒子結帳隊伍中,兩人的對話突然被前面隊伍裡刺耳的噪音給打斷。一位女子以西班牙文尖叫。這女人一手拿著一瓶嬰兒食品,另一手則將嬰兒揹在身後。這兩樣東西對櫃台人員而言都岌岌可危,於是她舉起雙手以求自保,然而,她以英文的懇求卻對眼前情況於事無補。接著,這女人停止尖叫,開始哭了起來。嬰兒看到媽媽哭泣,也跟著啼哭。收銀員靜佇一旁,正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

  雷蒙走到隊伍前面,將手放在那女人肩上,以西班牙文輕聲對她說話。女人不哭了。接著嬰兒也不哭了。收銀員此時面露微笑,同時希望僵局就此結束。

  雷蒙向隊伍中的民眾解釋,這個女人身上只有二十美元,但帳單卻要三十五美元。她怎會知道大盒子竟然獅子大開口、突然漲價一倍。因此當收銀員建議她退回一些商品時,她捉狂了。她怎可能不帶些食物和尿布回家給小孩用呢?

  雷蒙摘下他的史丹福棒球帽,掏出兩塊錢放進去,並詢問隊伍中的其他民眾,是否也願意慷慨解囊。不到一分鐘,其他人紛紛上前湊齊了不足的十五美元。起先,那女人拒絕了大家的善款。但雷蒙依然輕聲跟她說話,最後,她收下了這筆錢,順利付了帳。雷蒙請艾咪自行結帳,他自己則和這個墨西哥女人又聊了一會。

  艾咪從賣場出來後,發現雷蒙站在賣場門前一疊敷蓋的袋子上。在他旁邊的,是那位墨西哥婦女及她的孩子。再隔壁則是之前他們在賣場門口看到的那位大盒子員工。他看來一付想落跑的樣子。但雷蒙卻拿了大盒子的擴音器。那員工認為自己應該和公司資產形影不離。群眾愈聚愈多,也愈來愈安靜。凌晨一點,只見雷蒙.費南德茲拿著擴音器、站在一大疊敷蓋上,讓過往民眾不禁駐足停看,一探究竟。

  「是什麼樣的店家,決定從饑童和關愛的母親身上獲取利益?我們必須傳送訊息給奧瑪哈!」群眾以吼聲回應表示贊成。艾咪為雷蒙的倡議和處事風格感到驚奇。他看來一如在網球場上的神態,輕鬆自在。雷蒙又繼續說了一會,引起群眾的好感以及對商家忿忿不平的情緒。要是他此時發號施令,賣場門前的每扇窗戶定會被大家碎成瓦礫。但他卻別有計畫。相反地,他降低了音調,放慢了語氣。他說著貧窮的絕望與約束企業力量的必要。群眾抬頭看著他,呆若木雞。他講完後,大家紛紛鼓掌致意並開始填寫投訴卡。

    全站熱搜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