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夏香港

秋生在一九九九年初來到香港,至今已經兩年半了。

因為某個偶然的契機,工藤秋生開始做所謂的理財顧問的工作。
一年前,他像今天一樣無所事事,傍晚之後,就去附近飯店的附設酒吧喝酒。香港人不抽菸,也很少去外面喝酒。這種時候,在這裡的通常都是從金融機構離職,又無法回到自己的國家,而淪入地下經濟圈子的歐美人。秋生避開他們,獨自在吧檯角落獨酌,不一會兒,一個年輕的東方人在他旁邊坐了下來,用客氣的英語點了一杯啤酒,從皮包裡拿出基金說明書,認真看了起來。秋生從他的動作立刻察覺他是日本人。

終於,男人重重地歎了一口氣,把資料丟在吧檯。秋生問他:「那是什麼?」這就成為他和誠人相識的契機。

誠人不到三十歲,是某大電器廠商研究部門的研究員,這次是來香港參加某位經濟評論家主持的資產運用研討會。這個研討會的主題是,在香港上海銀行的外幣帳戶中存入五萬美金後,購買某基金,就可以成功投資致富。幾乎所有參加者都是這位評論家所寫的理財書籍的讀者。誠人也參加了在飯店舉行的研討會,但越聽越覺得荒唐。

「據說這個基金鐵定會賺。」

誠人簡單地自我介紹後,把手上的資料遞給秋生。這是赫赫有名的E公司推出的程式交易(trading system)的基金,這種保本型基金投資期間為十年,只要持有十年期滿,即使操作失敗,本金也不會虧損,但投資報酬率也相當低,對專家來說,是毫無吸引力的商品,卻很受入門投資者的青睞。

「那個評論家說,『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變成有錢人,即使推薦你們買這個基金,我也賺不到一分錢。』真的是這樣嗎?」

誠人得知秋生有曾經在金融機構工作的經驗,便這麼問他。聽到誠人的問題,秋生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好心人會賣你基金,不收取手續費的?這個基金只是把手續費包含在投資額內,這樣比較好推銷。」

秋生之前向亞洲總代理商的香港經紀人購買這支基金時,曾經仔細研究過該基金的手續費制度。曾經在日本生活數年,會說幾句日語的澳洲經紀人用圖示的方式告訴他,要成為銷售代理商,首先要付百分之四的手續費,之後,代理商可以每年從信託報酬中抽取百分之零點五的收益。這個澳洲人還推薦說:「如果你認識日本的有錢人,要不要也試試當代理商?」

「這個基金的巧妙之處,在於它不是一開始就從投資本金中扣除百分之四的銷售手續費,而是在十年的投資期間內,每年逐漸從信託報酬中扣除。如果投資報酬率理想,誰都不會在意這種事。所以,銷售代理商可以偽裝成是手續費免費的無銷售費用基金(no load fund)。在金融的世界,誘人的產品絕對有內幕。」

「果然是這樣。」誠人露出一副好像解開難題的表情。

「五萬美金的百分之四就是二千美金,約二十四萬日幣(註:二○○二年時的匯率)。參加這次研討會的大約有三十人,如果每個人都買,就是七百二十萬日幣。哇,他賺得可多了。」他當場用心算計算出獲利。

「而且,最低投資金額五萬美金也是圈套。我當初看相關資料時,針對個人募集是用集合帳戶的方式,最低投資金額為兩萬美金。大概是因為覺得兩萬美金的手續費太少,所以,才擅自加碼到五萬美金吧。」

「真是心狠手辣,需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誠人是電腦程式設計師,平時幾乎都住在研究所裡,根本沒時間花錢。雖然薪水不高,但已經存了一千萬日幣。他原本打算拿一半出來換成外幣進行投資,剛好得知有這場研討會,於是,就好奇地前來參加。

「五萬美金大約六百萬日圓。雖然並不是絕對不會賺,但投資專家不是經常說『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嗎?我在想,如果是詐騙,那我就虧大了,所以,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買。那個研討會有一種詭異的宗教氣氛,大家都顯得很興奮,我反而感到很不自在。」

「基金本身是信用良好的基金公司有系統地在銷售,即使買了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這檔基金最近淨值偏高,無論是再好的基金公司,也不可能永久維持良好的投資報酬率。購買這種程式交易式基金的訣竅,就是逢低買進,逢高拋出。我也差不多想要脫手了。如果你很想買,我可以打電話給香港的經銷商,讓你申購兩萬美金。」

秋生提議道,誠人考慮了一下說:「不,不用了。不過,請你收我為徒。」

秋生嚇了一跳,仔細一聽,才知道誠人所生活的電腦網路世界中,在自己有興趣的領域遇到高手時,會理所當然地拜對方為師。對誠人而言,投資就像是一種遊戲,他的興趣是如何在不被國稅局發現的情況下運用資金。說起來,他並不是投資客,而比較像駭客。秋生認為他的這種個性和自己有幾分相像。

「你想了解什麼?」秋生問。誠人說,他想在國外開一個匿名帳戶。

秋生叮嚀他絕對不能濫用後,教了他一個簡單的方法。

「提到境外帳戶,大家都會想到境外金融市場或是租稅天堂,但最近對洗錢的防範很嚴格,無法輕易開設匿名帳戶。雖然沒有帳戶開戶人名字的數字帳戶(number account)很有名,但目前即使在瑞士銀行,也無法開設完全匿名的帳戶。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美國為了防止販賣武器和毒品的恐怖組織用來洗錢,其實,在美國的金融機構,反而最容易開設匿名帳戶。」

誠人雙眼發亮地聽著秋生的談話。

「美國是日本所說的國民總號碼制的國家,靠SSN,也就是社會保險號碼對國民進行管理。不管是駕照還是銀行帳戶,就連參加玩具獎品的抽籤,也需要有SSN。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在證券公司和期貨公司等仲介公司,即使外國人沒有SSN,也可以順利開戶。

「在香港,如果要在境外市場的金融機構開戶,一定要本人親自去櫃檯出示護照,或是郵寄護照的影本。但是,護照影本可以輕易篡改,所以,最近需要律師、公認會計師或是銀行負責人證明影本和護照正本相同,才能順利開戶。同時,還要提供證明自己住址的英文文件。當然,從護照到律師認證,乃至英文地址證明都可以偽造,但這已經是犯罪行為,根本不值得這麼做。

「然而,靠SSN進行顧客管理的美國金融機構,根本沒有用護照確認身份的習慣。雖然不可能用這種方法在銀行開戶,但外國人去美國證券公司或是期貨公司開戶時,根本不需要護照影本,也不需要地址證明,只要在申請書上簽名,把資料寄過去就大功告成了。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現在還這麼寬鬆?」

聽到這裡,誠人發出感歎的聲音。

「這麼說,我可以用一個亂編的名字和地址填寫申請書後,就在美國的網路證券公司開戶嗎?」

「只要你把簽了名的申請書寄過去,他們很樂意為你開戶。不過,你需要知道帳戶號碼和登入密碼,所以,至少要收一次信。如今,有些地方也可以用網路寄發每個月的月結單。」

「這種事,只要去租一個信箱就搞定了。」

誠人興奮起來。

「這個方法的好處,在於不需要篡改護照影本,也不需要胡亂編一個律師的名字,根本沒有觸犯日本任何一項法律。沒有任何一項法律禁止日本國民用筆名向美國的證券公司申請開戶。至於有沒有觸犯美國的法律,我就不得而知了。」

「無懈可擊,真是太厲害了!」

誠人激動地叫了起來,周圍的歐美人已經喝得醉醺醺了,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們。誠人完全不在意周圍人的冷眼,問秋生說:「但是,即使成功地開設了假戶頭,要怎麼匯錢進去?」

「你是在問當匯到國外的金額超過兩百萬日幣時,金融機構會自動向國稅局報備這件事吧?我們可以反向思考,就是當匯款金額低於兩百萬時,國稅局就根本不知道。你不需要太緊張,可以大大方方的把錢匯到假帳戶。」

「我在研討會上聽說,從銀行匯款到國外時,即使不超過兩百萬,國稅局也會查。」

「當然,國稅局對銀行有調查權,如果客人在短時間內,連續幾十次密集的匯款到國外,當然會被盯上。但上班族的稅金已經從薪水中扣除了,國稅局對上班族的資金運用根本沒有興趣。如果你還擔心,可以每次在不同的銀行匯款。

「如果不想從銀行匯款,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像你這次一樣。你為什麼會來香港參加這種莫名其妙的研討會?一方面是因為證券交易法的法律因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把現金帶過來,不是嗎?那個投資專家叫你們花五萬美金買基金,其實就是叫你們在不向海關申報的情況下,帶六百萬現金出國。比方說,你可以用這筆錢在香港的銀行開一個戶頭,等你順利在美國的證券公司開設匿名帳戶後,就可以把存在香港的這筆錢換成美金匯過去,就不會在日本國內的金融機構留下匯錢到國外的紀錄。如果匯到國外的錢不超過一千萬圓,用這種原始的方法就可以了。」

「要怎麼提領存在假名戶頭裡的錢?」

「雖然網路證券公司可以在網路上進行匯款,但據我所知,只能匯款到相同名字開設的帳戶,所以,不能用這種方法。幸好,美國是支票社會,許多證券公司也發行個人名義的支票。只要用這些支票,就可以匯到包括日本在內的任何帳戶。只是比較花時間而已。」

「你用這種方法開了很多匿名帳戶嗎?」

誠人的口吻簡直就像是信徒在跟教主說話。

「我才不開這種帳戶。」秋生笑著回答說:「大家想要開匿名帳戶,目的就在於不想繳稅。我九年前在美國工作時,已經取消了在日本的戶籍,所以,在稅法上,我不是日本居民,根本不需要向日本政府繳稅。在香港,不僅利息和讓渡所得不需要繳稅,而且,在香港以外的所得也不需要課稅。即使一切合法,也不需要繳半毛稅金。如果去開什麼匿名帳戶,反而容易啟人疑竇。」

「大師,我服了你!」

誠人誇張地做出下跪的姿勢。

(繼續看)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