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Data大數據的獲利模式》推薦序 

當巨量資料與社會脈絡交集  

文/徐子涵Schee 

  近一年來,巨量資料的詞彙屢次出現在不同的媒體,似乎是一股海嘯襲來的態勢。在2013年的今日,除了網絡節點高速增長之外,你手中的行動運算裝置,也是資料廢氣(data exhaust,意指無法再次利用的資料)的大宗來源。

  在PC產業的景氣低迷之際,不只資訊業界引頸期盼,連產業大老們深入了解Big Data之後,也興奮地呼喊著時髦用語「Eureka!」(我找到了!),藉此表達他們心中如同發現新大陸般的欣喜。(編按:阿基米德泡在浴缸時,突然領會「物體所受的浮力等於排開的水重量」時,欣喜地跳出浴缸裸身跑到街上大喊:「Eureka!」)

  事實上,我們不可能再回到直立人(Homo erectus)的演化初期,力行資料節食(information diet)。因為在那個年頭,資料和社會脈絡的躉集,不只相當離散,更是無法捕捉聚合。

  但是在今日,資料可說是唾手可得。不過,這些資料終究必須回到為人所用的範疇,而我們在消費資料的過程,則構成了多樣的社會、經濟行為的面貌。就跟當初內燃機的興起促成了工業革命一般的令人興奮,在兩、三百年的發展之後,人類的富裕程度普遍提高,也留下了更多有待共同智慧解決的問題。

  然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別說是巨量資料,連微量資料(small data)都還不知如何捕捉,也可能毫無所知。

  很幸運地,本書的付梓,提供了一個巨量資料生態圈比較完整的面貌,是非常好的出發點。 

  試想,人與城市之間的交流,是實實在在地日益頻繁。如果巨量資料的革新從城市開始,那麼,總要先知道城市的現況是什麼?城市的脈動如何實時感測?微觀之細小變動,如何啟發巨觀的都會更新?龐大的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s),每天所勾勒出無法想像的數位都市面貌,算不算城市的一部分?

  我們借用網路業者常用的服務績效指標來試試,例如:城市如何獲取用戶(user acquisition)?外來旅客在城市之間的跳離率(bounce rate)要如何定義?城市網絡鄰近度(network proximity),無論是道路本身、還是人與人之間,這密度要怎麼估算?如何在動態城市記錄有意義的數字(measure things that matter)?這跟巨量資料有什麼關係?這又跟製圖學(cartography)有什麼關係?

  我們可以進一步運用巨量資料的概念、技術與應用的堆疊(stack),來針對城市、以及比城市更小社會組織元素,例如:大型公司、中小企業、社區、非營利組織,甚至是政府機構(尤其是開放資料〔open data〕的部分)的未來發展對策。現行的組織、文化和結構,是否能因應龐大的資料海嘯?組織是否願意學習如何記錄、發掘、分析,然後透過資料,進行資源的重新分配?這是相當有潛力,也是最令人困惑的巨量資料發展領域之一。

  此外,台商在海內外具有規模的產業聚落,其服務對象多以 B2Bbusiness-to-business)為主。企業規模大到即使在供應鏈的任何環節能夠做出優化,然後具體落實到資源調度,這樣的想像,當然會提供業者部分的誘因,投入資料儲存和分析的資源。便利商店和流通業者等,就是如此脈絡的例子──明確定位本身優勢,進而透過巨量資料,優化商業的流程,甚至重新定義市場的藍圖。

  隱私(privacy),是巨量資料衝擊的另一個重要面向。美國和歐盟對於隱私的做法相當的不同,甚至已經是高到處理態度的本質不同。在資料大量釋放後所進行關連比對的同時,隱私的失落和認知版圖的推移,更需要我們正視。隱私設計(privacy by design)在實務上的落實不足,以及資料的隱私、安全(security)和自主權(data ownership)缺乏好的討論場域。巨量資料在這部分所產生的巨大衝擊,在本書我們可以看到更為完整的討論,以及甚少被提到檯面上的實務做法。

  最後,本書最值得推薦閱讀的部分,在於日本企業小松(KOMATSU)、瑞可利(Recruit)、GREE等,如何運用巨量資料強化地域經濟的思維。在面臨全球產業布局和硬體利潤微薄化的今日,如何槓桿地域劣勢,轉化為全球區域發展的特色核心,日本政府和民間的過來經驗,不失為台灣各界的參考基準。

 (本文作者為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地區大使、Fertta Communications執行長、Code for Tomorrow共同發起;個人網站:http://blog.schee.info/

 

QB1109 Big Data大數據的獲利模式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