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在香港的大學任職的作者, 不約而同的談到台灣人才與人口的問題, 值得參考.

觀念平台-小鎮風情裡的雙赤字危機

  • 2012-08-15 01:06
  • 中國時報
  • 【葉家興】
  •  

         我出生在苗栗銅鑼,電影《戀戀風塵》裡的純樸小鎮。和許多同鄉一樣,當年離開老家到台北時,曾自信滿滿地許諾長大學成後要回鄉奉獻。

         大學畢業更懂人情世故之後才發現,老家那些選鄉代表、鄉長、縣議員、縣長的地方仕紳,根本不歡迎我們這些出外人回鄉「搶資源」。熱情的教授和專業者回鄉參選的下場,都是被耳語打敗。什麼「不要選台北來的」、「台北來的不懂地方」之類的耳語,竟然贏得鄉親父老的選票。

         老家的政治自有派系輪替的邏輯,對派系以外的其他人而言,家鄉像是進入一個完全沉寂而令人發悶的「液態空氣」時代。

         在海外求學、工作,偶有機會跟同來自台灣的舊雨新知聊起,才發現整個台灣越來越像小鎮,有內部自我迷戀的趣味,無視於全球化迅速的滾動。十多年來薪資停滯,許多人奔出「液態空氣」的社會,發現香港、新加坡的變化步調好快,競爭好激烈,更不要說到對岸經商、求學、創業的大量台灣人。

         我們是移民者的後代,我們的父祖原來就是冒險家。但曾幾何時,還遺傳著冒險家基因的後代,一個個受不了家鄉的沉寂發悶,出走了。留下來的是越來越多小鎮風情的人情味,對外來者疑懼,害怕外人「搶資源」,對變化與競爭感到惶恐,擔心液態空氣的穩定不再。

         一個金融圈的台灣朋友被紐約總部派到亞洲開疆闢土,他的第一站是故鄉。但制度的種種牽絆,最後亞洲總部設在租金成本高昂的香港。在香港雇用了七十多名員工,大學剛畢業起薪大約五萬六(新台幣,下同),有兩年以上經驗的台幣七萬八起跳,碩士文憑則直接開價八萬八。而新加坡的辦公室略小,兩名大學剛畢業的員工,起薪約五萬;一名經理,拿台幣三十五萬薪水才請得動。

         早些年香港、新加坡挖角,台灣無動於衷;因為規模太小,挖不了多少人。現在大陸加入挖角行列,從科研專家到經貿人才,從教授到運動員,不對稱的結構終於令國科會驚呼人才斷層。

         十二年前出生的新生兒,三年後將進入勞動年齡人口。這一年,也是第一次台灣出現人口赤字的一年。勞動人口的進入人數,將低於移出人數,從此開啟台灣總合需求下滑的轉折點。

         西歐國家用各種方法挽救人口赤字,其中的核心觀念是:補貼為社會引進「下一代納稅人口」的家庭,傾社會資源共同養育「下一代納稅人口」,建立對未成年人友善的生養環境。然而,台灣從健保、捷運車資、小客車後座安全帶……種種公共政策,還在向小孩剝皮供養年長者。

         人口赤字在後,人才赤字在前。育才、留才的吸引力不夠。招才、攬才又碰上強烈的鎖國心態。台灣和香港、新加坡一樣,都是移民城市、移民社會,但就在別人仍持續對外開放,亞洲大學排名前五大有四所位於香港、新加坡的時刻,我們的家鄉似乎已經變成純粹的小鎮──冒險家的故事都移到海外上演了。(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財務系副教授)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2081500545.html

    國際視野,不只是講英語而已

  • 2012-08-15 01:06
  • 中國時報
  • 【郭位】
  •  

         世界各地,適應新形勢,追求國際化,吸取各社會文化與科研文化之長。自由民主,百花齊放的台灣,許多大學缺少學生,可是又有多少外來的學生在台求學?

         據教育部的資料,二○一一年外國來台留學生總數是一○○五九,大陸來台留學生人數則為九二八。在歐美的許多地方,單是一家大學的外國留學生,就相當於全台各大學外國留學生的總數。我們不禁想問:為什麼來台的外國留學生這麼少?

         國際化靠的不只是講英語而已;試將台灣和南韓做個比較,就不難明白這一點。我關注南韓的發展已有三十年,台灣和韓國相似,大部分教授都曾接受現代教育,更不乏出身歐美日名校的專家學者。該國面貌一再更新,除了突出的三星和現代等科技企業,韓國輸出的社會文化,如美食、電視劇、傳統漢醫藥,服務業如韓航等,廣受歡迎,不亞於三星產品和現代汽車;韓國奧運選手倫敦亮相,表現令人刮目相看。

         南韓的成功,並非因為韓國人的英語說得流利,正如日本在一九八○和九○年代的經濟起飛,不靠英語。當年講拗口的日式英語甚至一度成為時尚,就像在廿世紀中葉,能講婉轉鶯啼般的法式英語者,頗能令人傾耳細聽。

         南韓、日本、法國的事例在在表明,實力第一,言語文字所蘊含的文化內容,更能觸動人心。無論是個人,或是領導團隊,不務虛文,著力發揮創意、推動革新。革新是進行式,沒有止境。以教育而言,南韓曾經歷過教改的失敗而重新起步,走在台灣的前面。台灣的教改也遭遇失敗,卻少見提出修正的措施,反而不知基於什麼心態,對他國同行的成績不屑一顧。

         如果國際化不在於精通英語,那麼教育領域的國際化又是什麼呢?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推行國際化,要深切了解自身的文化,然後虛心吸取他國文化之長。無論從什麼角度看,我們首先應愛護、承傳中華文化,更何況中華文化和語言現今受到各國空前的重視。

         此外,推行國際化,務使教學與研究結合,以便師生從事原創探索。高等教育是個專業(不是兼業!),要採用國際規範行事,秉此精神從事專業教研。舉例言,大學裏實行的問責制(accountability system),應該是各方均有責、人人皆遵行,而不僅僅局限於特殊層次。否則難以就事論事,教、學、研究等事務的管理必生混亂。以此觀之,高教界的某些亂象,原因不難了解。

         國際化不是新生事物,早在人類彼此交往、尋求共同理念時,就開始了國際化的舉動。二千多年前,中國處於春秋戰國時代,天下尚未一統,諸侯國間的交往十分平常。孔子帶領學生周遊列國,不就是國際化的實踐嗎?歐洲工業革命開始後,西方強大。美國百年來的興盛,也多賴國際化的助力,得以集天下英才,為己所用。英語的流通,一大部分是由於美國國力的強大。

         據估計,十五年後,全球對高等教育的需求,將有百分之七十來自亞洲,西方各國對此重視,並採取相應措施。如我十餘年前預測,台灣社會受累於少子化,已屬偏少的在學人數必將繼續減少,技職教育不彰,大學的數量卻大得不成比例。如今,延畢問題嚴重,學、碩、博士各級學位課程普遍招生不順。政治上,缺少外來學生,限制大陸生中優秀者來台就讀(聽過這樣的邏輯嗎?);經濟上,大學因資源單薄而均貧;管理上,制度過時、繁瑣;社會上與大學華而不實的活動太多,前瞻遠慮的籌畫太少。凡此種種,都與國際化背道而馳。

         除非世界各國留學生近悅遠來,紛紛赴台求取些值得學習研討的課題,否則很難自詡在國際化方面有所進展。沒有人會僅僅因為使用英語而來本地升學,要不然為什麼北京、上海的外國留學生會遠遠多過台、港的外國留學生?(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校長)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2081500535.html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