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看得見與看不見的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論法律[1]

The Law

 

  法律被誤用了!而且連同國家的一切集體力量一起墮落!法律不僅偏離了原先的意旨,還反其道而行!法律未能制止欲望,反而成了追求貪念的工具!法律居然犯下自己該施予懲罰的惡行!當然,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可是極為嚴重的問題,我必須在此呼籲國人重視此事。

  我們從上帝手中取得天賦,一種包含各種天賦的天賦。我們獲得了生命,其中包括了肉體、精神與道德的生命。

  然而生命並非自給自足的。上帝賜予我們生命,也交託責任給我們,我們必須保護、發展與完善自己的生命。

  為了這個目的,上帝提供我們各種不可思議的能力,並且讓我們置身於各種資源之中。唯有把我們的能力運用到資源上,我們才能「同化」(assimilation[2]與占有(appropriation)資源,使我們的生命朝著既定的路線前進。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牛疑似含有過量瘦肉精,該怎麼辦?政府應該介入,建立檢驗機制!來自中國的廉價服飾品質不佳,該怎麼辦?政府應該介入,打擊劣質產品!青年買不起房子,該怎麼辦?政府應該介入、打房之餘再建設社會住宅!另外,小孩在電視上看到色情畫面、青少年越來越肥胖、教育品質低落、巷口麵包店要價過高、本土電視節目落後日韓、薪資多年沒調升、整體物價節節高漲,以上問題,該怎麼辦?政府應該介入,提供解決方案!

  以上單調的陳述,正是目前台灣主流的政治氣候,許多人雖不承認、骨子裏卻期待萬能的政府,對食、衣、住、行、育、樂等所有領域的困境提出解決方案,這樣的期待,可稱之為「大政府」(Big Government)思維,這種思維在包含歐、美、俄、日、韓、中的全球——無論當地居民承認與否——皆為主流,而撇開統獨爭議之外幾乎沒有明確施政原則差異的台灣,也不例外。

  大政府的對立面,是所謂的有限政府(Limited Government),推到極限則有自由意志主義(Libertarianism)、自由放任(Laissez-faire)或無政府主義(Anarchism),用大部分台灣人比較耳熟卻未必真正了解的用語來說,這是「自由市場」(Free Market)思維。

  自由市場的倡議者對政府的立場各異,著有《選擇的自由》(Free to Choose)的傅利曼(Milton Friedman)相信政府應提供國防、司法等服務並管理貨幣,是有限政府的代表,然而《你的錢,為什麼變薄了:通貨膨脹的真相》(What Has Government Done to Our Money)的作者羅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則聲稱政府與竊盜無異,根本不該存在,是無政府主義者的代表之一。

  而即使對政府的立場各異,自由市場的倡議者大體上同意——社會上絕大部分的活動可透過人與人之間的自由協商、談判與交易獲得圓滿的結果,不應由政府介入。

  以上說法看似理所當然,畢竟絕大部分人在生活中的大小事,本來就是透過自由協商、談判與交易來進行的,然而當碰到爭議的事件、特別是牽涉到政治時,大部分人都會把自由丟到旁邊,然後——要求政府介入。

  以前述的美國牛為例,當瘦肉精疑慮延燒之時,反對黨、消費者保護團體以至於當時的主流民意都要求政府介入,希望由政府阻擋美國牛進口,進而建立更嚴格的檢查機制,不少販賣美國牛的店家也受到波及,不得不將產品下架,然而反對黨、消費者團體與反對美國牛進口的大部分人似乎都忽略了某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如果大多數人都對美國牛有疑慮,為何需要政府介入?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在思想界眼中,法國擁有一批能呼風喚雨的左派學者,是街頭示威與罷工的革命聖地。但台北東區逛街的女士則有不同的看法,她們心中的法國是個遍地香水與化妝品和街頭盡是時尚仕女的自由國度。這種認識上的落差,也同樣顯現在個人身上。從小,我們就讀過太多不滿資本主義的學者所編寫的教科書,叫得出伏爾泰、盧梭、聖西門、沙特、哈伯瑪斯等偏愛社會主義者的大名,卻想不起來任何一位捍衛自由主義的法國學者。或許還有托克維爾的模糊影子,但是巴斯夏(Claude Frédéric Bastiat, 1801-1850)呢?

  巴斯夏和托克維爾生在同個時代,那時,人類開始探索現代民主。百年前,孫中山為了鼓吹民主,就是以「四萬萬個皇帝」去描繪民主之後的中國和人民的權利。四萬萬個皇帝是可怕的,不只潛藏著無休止的戰爭,更在於每個皇帝都是想落實「計畫天下、干預個人」的專制。西方學者的發現是,民主的根源落在強調自由的個人主義上,但同時,失去規則的民主運作也會剝奪個人的自由。

  巴斯夏的論述是以經濟邏輯為依據,發現各種以社會福利為目標的干預政策都必然失敗。由於認識到社會主義在邏輯上的不可行,他堅決地捍衛個人主義,鼓吹經濟自由。在當時,馬克思稱他是「庸俗經濟學辯護論最淺薄也最成功的代表」。

  然而,巴斯夏還是抵擋不住十九世紀的社會主義浪潮,遭到長期的冷落。直到近幾年,南歐國家(其實也包括法國)因長期追求福利政策「看得見」的利益,故意漠視「看不見的」巨大代價,接二連三地爆發主權債務危機。洶湧的歐債危機撲來,人們才想起這位自由主義大師和他的名言:「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其實,在2007年的次貸危機,當美國政府以巨資為大財團紓困時,揭竿而起的茶黨就喊出巴斯夏在〈論法律〉的名句:「我們這個時代盛行著一種幻覺,以為透過彼此犧牲一些利益可以造福所有的階級——以法律為幌子,實際上進行的卻是全面性的掠奪。」(第130頁)。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以來,幾個疑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

   現代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

 短期重要還是長期重要?

 直接效果重要還是間接效果重要?

 政府真是「必要之惡」嗎?

 法律是保護個人還是戕害個人的工具?

 當代經濟學是否已失去其本質?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QC1053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人人都該知道的經濟真相

 That Which Is Seen and That Which Is Not Seen and The Law

最辛辣、最諷刺的政治經濟寓言
小心!當政府的手,伸進我們的口袋……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吳惠林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