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瑞華(清華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我在大學裏教經濟學,曾經很天真地嘗試過用文學作品當教材,目的除了拿小說故事當作舉例分析的對象,也希望學生們能發現閱讀的樂趣。不過,所選出的小說裏能夠用來討論經濟學的篇幅都相當有限,通常只能以鼓勵閱讀為藉口,在參考書目中夾帶小說。在經濟學術圈裏很早就有人指出,童話小說《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的作者包姆(L. Frank Baum, 1856-1919),藉由小說來抗議當時美國的貨幣政策放棄白銀,改採金本位。了解作者寫作的背景可以增加不少閱讀的趣味,不過小說的故事好看才是關鍵,因此我經常提醒同學,小說的解讀值得一看,可不能代替小說本身。

  也許很多人已經發現,現在的大學教科書經常用很活潑的方式撰寫,而且版面安排也色彩繽紛,盡量做到好看、易讀。可是我始終還是覺得寫作架構的差異,會影響閱讀的感受,教科書畢竟不是文學小說,而且我一直相信沒有能夠兼顧學術解說與閱讀樂趣的寫作方式。然而,當我拿到山口一男教授寫的這本《為什麼我少了一顆鈕釦?》,我在閱讀中不斷地感覺驚訝。他不顧一本書該有的寫作格式,卻峰迴路轉,一直吸引我繼續看下去。

  我很好奇這本書在書市裏該分在「文學類」還是「非文學類」。因為兩種寫作在書中交叉進行,而且都相當精采。從目的上看,山口教授是用寓言故事來介紹說明社會學與經濟學的一些重要理論,可是故事裏的細節絕非舉例說明式的刻板呈現。全書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包括寓言童話以及故事中應用到的學科理論;第二部分是另一個故事,設定在大學的課堂上,教授與學生們討論一個大家普遍熟知的〈獅子與老鼠〉寓言故事,卻因為這個故事在美國與日本的版本不同,而引發了有趣的上課過程。

  正因為這本書在分類上都有點為難,所以恐怕不能登上某一類書的暢銷排行榜,我要在此特別為它抱屈。女孩米娜的故事不論在情節或文字方面都有特殊的風格。尤其是故事裏敘述的學術理論都因為設定的場景,而更容易理解,有些甚至可能成為老師上課時舉例說明的典範。至於第二個故事,不僅探討了東西方文化差異,更讓我們看見今日日本年輕世代社會問題的研究發現。而且,最難能可貴的是,這些原本相當艱難複雜的理論,經過故事的連結竟顯得清楚而有趣。

  看完這本書,我想起我的學生們。教書這麼多年,經常有畢業很久的學生回到學校,閒聊之間會發現學生早已忘記我在上課時一再強調的論點,卻記得一些不經意所說過的趣事。也許學習都應該有趣,也許有趣才能有學習。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