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旁觀者正義是重要社會責任

文/李明憲(教育部反霸凌安全學校計畫主持人、國立東華大學教育與潛能開發學系教授、台灣粉紅T恤反霸凌運動發起人)

  有一次的排擠算不算霸凌?

  一對一的排擠算不算霸凌?

  「一九八五年四月,鹿川同學轉學到某中學,九成同班同學都是同一所小學畢業,鹿川同學較難融入,加上身材矮小,成為霸凌的受害者。同年十一月,同班同學以惡意玩笑的方式,在教室設置靈堂為鹿川同學舉辦告別式,鹿川同學親眼看見同學和老師寫上悼詞的卡片。一九八六年二月,鹿川同學自殺,年僅十三歲。這個事件日後被視為此時期的霸凌代表案例,屢屢被引用。」(引自本書)

  我進行霸凌研究多年,也遇過上述類似的案例,只是沒引起自殺的悲劇,但被霸凌者一輩子的低自尊卻是如影隨形。

  

為了喚起台灣社會大眾對霸凌議題的重視,我也曾發起全台的粉紅T恤反霸凌運動,但是,台灣社會經歷了數次重大校園霸凌事件洗禮之後,卻僅僅增加了對霸凌議題的關注,對於霸凌的理解仍停留在原點,因此,我一直期待有更多的書籍來幫助社會大眾理解霸凌的本質、影響與預防,這本書的內容就提供了這種教育功能。

  目前台灣校園只要發生學生偏差行為事件,家長多數會希望學校將其定義成霸凌,並要求校方儘速通報教育部,家長認為這樣要求,校方才會重視,卻不知道,不管是霸凌或是偏差行為事件,學校都會同等重視,只是在後續的輔導方式有所分流,家長這樣的態度反而使得校方花很多時間去召開霸凌防制小組會議,之後寫報告、回公文等,使得有些學校會刻意忽略一些初萌的霸凌事件,省得麻煩。

  此外,另一種錯誤態度,則是校方或家長直接忽略霸凌事件,認為這只是成長過程必經的磨練,受害者都是因為個人容忍度不足所致,實在不必小題大作。因此,被霸凌者經常夾在「說」或「不說」的困境,最後多數選擇不說,這使得霸凌成為「暗夜的哭聲」,一旦傷害被揭開,就如壓力鍋炸開一般,傷人傷己。

  這本書是日文翻譯書,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對於霸凌問題提供微觀與巨觀的看法。內容主要由社會學的觀點去探討霸凌對個人、社會、國家的影響,由社會往「私密化(privatization)」發展的脈絡去看每個人的角色、職責與壓力。作者也整理了各國對於霸凌關注的發展情況,當然書本內容還是以日本為主,日本的文化對於個人化與社會職責的壓迫,霸凌發生的機率大,台灣倒是較不至於有這樣的情形,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值得一讀。

  霸凌研究先驅丹.歐維斯(Dan Olweus)視霸凌為「權力不對等、長期反覆不斷的加害行為」,台灣教育部則將霸凌定義為「個人或集體持續以言語、文字、圖畫、符號、肢體動作或其他方式,直接或間接對他人為貶抑、排擠、欺負、騷擾或戲弄等行為,使他人處於具有敵意或不友善之校園學習環境,或難以抗拒,產生精神上、生理上或財產上之損害,或影響正常學習活動之進行。」

  這些定義都是由結果論或是原因論下手,這本書由各國定義推演,主張應由受害者自行感覺身心的痛苦情形來做為霸凌定義的重要元素,這也提醒了我們更該由受害者的角度去思維。

  這本書在最後章節提出了「公民權責(citizenship)」教育,強調要預防霸凌必須由此著手,也就是教育孩子們應履行身為社會成員的行為責任。也就是學校有必要去培育孩子們的「社會責任能力」。這與我不斷提倡的「旁觀者正義」是相同的,見義勇為檢舉加害行為是一項重要社會責任,無言的旁觀者才是霸凌最大的加害者。這本書是近年來完整探討霸凌問題的書籍之一,我強烈建議教師與為人父母者應該好好一讀。

霸凌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