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年前小雅來參加徵才活動時,其實當時針對是否要錄用小雅的問題,公司內部的意見完全分成兩派。
「關於這位叫做下園雅的學生,各位意見如何?」
「絕對反對!」
「欸?為什麼?!那孩子還不錯啊!」
「那丫頭腦筋好像不太好喔。感覺只是愛玩,成天嘻嘻哈哈的女大學生,完全感覺不到有知性的一面。」

贊成派著眼於小雅有潛力的一面,而反對派反對的不是小雅個人的內涵,而是因為小雅反映出時下女大學生的氣質,令他們像反射動作一樣地,覺得反感。於是,贊成派和反對派互不相讓,彼此爭執不下。在外資證券公司是採用各部門獨立錄用的制度,不像一般日本企業,由人事部統一錄用後連分配部門也全由人事部安排。因此,錄用時的面試主考官也不是人事部的人,而是由在該部門工作的同仁直接面試,只要某個學生讓人有「我想和這個人一起工作」的想法,就會受到強力推薦。

由於錄用人數少,加上最近在學生群中,希望進入外資證券公司就職的比率很高,所以競爭相當激烈。面試包含一到二次的集體面試,之後還要進行一對一的面試至少十次,這都算是很普通的,而且要通過全部面試主考官的認可,才能得到公司內部初步定案錄用。

「會嗎?我認為她的韌性好像很強,而且感覺頗有耐心的,吸收能力又很好啊。她的確完全沒有財務或金融的知識,不過,那種東西進公司再學就好了。」
「不,我絕對反對。我覺得她因為長得還不錯,有點得意忘形的感覺。只不過是個會說英文的ABC而已。」

小雅參加的那年徵才活動預定錄用五名剛畢業的新鮮人,小雅以外的四個人都是經過全體一致贊同而獲得錄用的。剩下的一個名額卻引發大家越來越激烈的討論。找不到全體都贊成錄用的學生。甚至還曾經出現不要限定錄用名額為五人,只要錄用四個人就好的意見,但是大家顧及萬一公司決定錄用的人當中,說不定有人不會來上班的情形,就決定還是要再錄用一個人。而且公司業務原本就極度繁忙了,如果錄用的新鮮人比預定要少一人,想必會造成大家相當大的不便。

最後大家選定包含小雅在內的三位學生,交由投資銀行本部的錄用小組討論, 到底最後一個名額應該錄用哪個學生。對於小雅以外的兩名學生,雖然大部分的部門員工都抱持還不錯的印象,但很少有人提出希望錄用的強烈意見。也就是說,大家對那兩名學生的評價是都不壞,只是也沒有特別突出的優點。

然而,對於小雅的意見,雖然明確地分一半成贊成派與另一半的反對派,但當時是資深副總裁的平井最後說了一句話,造成重大的影響︰

「反正我們這一行也不要光是用一些頭腦好又中規中矩的人,有個像那樣不按牌理出牌的人進來,也許會刺激一些不同的想法,不也很好嗎?如果真的不行,再開除掉就好了。先讓她進公司看看,如果沒有部門要用她的話,就讓她先到我的部門也沒關係。」

就這樣,與其選擇那兩名不好不壞的男生,公司決定下注在不是大起就是大落的小雅身上,於是小雅在最後關頭順利滑壘擠進五個錄用名額當中。當然,小雅本人完全不知道曾經有這些過程。

2

新進員工夏天的時候在紐約總公司進行為期約一個月的研修。來自東京分行投資銀行本部的新進員工有五名,而紐約總公司約有一百五十名,倫敦有七十名左右,其他還包括芝加哥、舊金山、洛杉磯、歐洲、亞洲各都市、以及南美各錄用了數名到十五名左右的新進員工。合計全世界和小雅同時期進公司的員工有三百人以上。
從世界各地進入公司的同時期員工具有各式各樣的背景,在美國受到錄用的員工,甚至有很多人的國籍不是美國。不過學歷部分都是所謂的高學歷,許多人是從哈佛、史丹佛、哥倫比亞等日本人也知道的著名大學畢業的。小雅以外的四名日本人第一次看到這些國外辦公室的同期員工,各個都感覺到壓力,心想這下不繃緊神經認真研修不行了。然而,只有小雅完全不管同期員工的那些想法,滿心只顧著玩。

在紐約的研修內容有一半是著名大學教授教財務、金融的課程,另一半是實務研修。這些知識都是日後在投資銀行本部工作時所必備的知識,但是小雅卻以為教課內容只不過是和在日本大學上課時一樣的程度,結果研修結束時最後的考試,其他四個人都得到平平的成績,只有小雅的成績超差。當然,這次考試的結果全都呈報到東京辦公室。

小雅本人並不認為自己偷懶,只是對於趕流行度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小雅而言,能在紐約的曼哈頓停留一個月,簡直就是夢想成真。老實說,小雅想進外資證券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為了這趟能去紐約研修的行程。

小雅從四月進公司到七月之間的薪水,加上離開日本前才剛領到的微薄的獎金,全都在這一個月內待在紐約的期間花得精光。小雅每天晚上都把時間花在循著導遊書上所寫的餐廳或酒吧,一間接著一間地品嚐,其他還有音樂廳、美術館、大聯盟看球賽、以及購物逛街。小雅這種誇張的行徑,沒有人特別報告,卻都傳進了在東京工作的資深員工耳裡。

新進員工的五個人結束研修回到東京工作後,資深員工們認為新進員工理所當然在紐約已經學會了財務、金融的知識才回來的,所以直接將工作轉給新人。而這其中,只有小雅的知識嚴重不足,於是小雅受到種種苛責:

「這個在研修的時候不是學過了嗎?」
「小雅,你在紐約到底都在做什麼啊?」

終於在進入公司第一年的秋天,小雅被大家烙印上「沒用員工」的印象。其他同期員工們都已經成為小組成員,負責起企劃案了,只有小雅幾乎都只是幫忙一些臨時應急的工作。而且資深員工在開會的時候,會把小雅當成問題兒童一般提出來討論:

「那傢伙在紐約怎麼好像什麼都沒學到啊。」
「好像是噎,錄用那種趕時髦的人果然是錯的……」
「不過,她也差不多到了該正式分發到所屬部門的時候了啊,可是……」

所有的資深員工臉上都明顯擺出不希望小雅到自己組別的表情。就在大家為了該怎麼處置小雅而傷透腦筋的時候,當初錄用小雅時推了最後一把力的平井說話了︰

「那麼,就先讓她來我的小組吧。」

出席會議的其他資深員工全都露出放心的表情。那是因為投資銀行本部雖然存在有許多小組,但是每年的營業額預算,是以小組為單位進行編列的。通常是以一名員工一億日圓為基準計算,不管是資深員工還是新進員工都一視同仁,也就是說每一組別所要達成的營業額,就是以人數乘上一億日圓。在這種計算方式下,沒有任何一組想收留表現很差的小雅,這也是理所當然。
平井小組的客戶包含化妝品公司、家庭用品公司、飲料公司等,主要是以製造消費性日用品的企業為主,小組裡包括以資深副總裁身份帶領小組的平井,組長梶田,還有進公司第三年的分析師一名,總共三人,算是一個迷你型的小組。不過,其中資歷三年的分析師已經確定一個月後要離職,所以為了尋找接替人選,之前就已經開始在找有經驗的人才了。

當平井告訴梶田不需要找有經驗的人,而打算讓小雅接任後續工作的時候,梶田簡直就氣炸了︰

「什麼,你在開玩笑嗎?!光現在就已經夠忙的了,我可沒時間再去幫小嬰兒換尿布喔!找個有經驗的人不就好了嗎。找一個資歷一年的人來接替資歷三年的人的工作,根本就行不通嘛。而且小雅又是他們同時期當中最沒能力的,不是嗎?!」

梶田追問了相當久,但平井完全不跟他爭辯,最後梶田也只能投降了。而另一方面,完全不受歡迎的小雅可是好不容易終於正式確定了自己所屬的組別,高興得不得了呢。梶田剛回到座位,小雅馬上就跑過來拜碼頭︰

「梶田前輩,今後請多多指教!」
「欸?今天開始嗎?」
「對,我收到的通知是今天。有沒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忙的?」
「嗯——,現在一時也沒準備。我手邊還有幾件工作正在進行的,可能要等這幾件忙完之後才會正式交代工作給妳。那,你暫時先看看資料,熟悉一下我們負責的業界,好嗎?」
「好,我知道了。」
「那,這是業界的資料。你先大致看看。大概下星期就會有工作交給妳了。」

    全站熱搜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