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一篇好文,把《1929年大崩盤》作者高伯瑞(大陸譯:加爾布雷思)的重要性點出來了。

另外,江蘇人民出版社今年5月出版了作者的《富裕社會》(1958)、《不確定的時代》(1976)和《美好社會》(1996)三部大作。

 Galbtaith.bmp  

Photo from Harvard university Office http://www.news.harvard.edu/gazette/daily/2006/04/30-galbphotos.html

「約翰·肯尼斯·加爾布雷思」( John Kenneth Galbraith19082006), 讀起來抑揚頓挫,可是在中國的書店裡,一直是個不夠響亮的名字。算起來,大陸翻譯出版的他的著作也有十幾種了,連自傳都有,可是學界始終不知道該把他劃分到哪個學派裡,普通讀者又對偏向政治的經濟學興趣不大,而編輯們也沒在腰封上加上他那個聳動的光圈「哈佛最有名的教授」、或者另一個更為聳動的「百年來哈佛最有趣的教授」、或者他的對頭薩繆爾森封給他實則暗含貶義的「全能型天才」(universal geniuses),於是,他在中國也就這麼一直不溫不火著。 

20064月,當他去世的時候,美國媒體連篇累牘地進行過報導,畢竟,不是誰都能身高2出頭、活上97歲、獲得52個名校的榮譽博士頭銜、寫出56本書、還被羅斯福肯尼迪約翰遜克林頓等總統「顧問」過。可是在中國,只有汪丁丁、梁捷和李華芳等人的紀念性文章,頗為寂寥。的確,2006年的中國不是加爾布雷思這個「異端」的好年景,當時主流經濟學一統天下,連中國的機場書店裡全都堆滿了薩繆爾森的《經濟學》教材(英文已出到18版),經濟學給人留下的印象是嚴謹的、理性的、用數學模型可以解釋的——在這樣一個世界裡,加氏那種少了模型多了良心的經濟學是賣不動的。直到2008年,主流經濟學的聲望與經濟危機一起身敗名裂,甚至有觀點懷疑經濟學不足以成為一門科學,直到這時,人們才發覺離開倫理學的經濟學是恐怖的、離開政治學的經濟學是不可能的,直到這時,人們重新翻開加爾布雷思,看看他對80年前那場經濟危機的闡釋(《1929年大崩盤》)、看看他對美國資本主義中權力問題的分析(《美國資本主義》)、看看他95歲時洞察騙局的清醒小冊子(《無罪欺詐的經濟學分析——我們這個時代的真相》),不禁感慨萬千。近日,江蘇人民出版社推出了一套三本加氏著作,包括《富裕社會》(1958)、《不確定的時代》(1976)和《美好社會》(1996),希望這一次,加爾布雷思的名字能為更多人所知。

 

未完,全文請見:  当作如是观   http://malingcat.blogbus.com/logs/43453862.html

 

每個人都應該了解這段歷史,因為人類的愚昧會不斷重演。

大到不能倒》+《1929年大崩盤

1929_大到不能倒.tif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