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與看不見的[1]

What Is Seen and What Is Not Seen

 

  在經濟領域中,單一的行動、習慣、制度與法律,可能會產生不只一種效應,而是一連串的效應。在這些效應中,最早出現的效應是立即性的,幾乎在原因發生之後立刻就出現了,它是看得見的。其他的效應則要一段時間之後才會出現,它們往往看不見。如果我們能預見(foresee)這些看不見的效應,那麼我們是很幸運的。

  壞的經濟學家與好的經濟學家只有一點不同:壞的經濟學家只注意看得見的效應;而好的經濟學家則會考慮看得見的效應,以及那些必須加以預見的效應。

  雖然只有一點不同,但是差別可大了:因為我們幾乎總是看到,當立即出現的是人們樂見的結果時,日後出現的卻是一連串災難性的後果;反之亦然。因此,壞的經濟學家往往為了追求微小的近利,而忽略日後可能引發的巨大災難,反之,好的經濟學家為了追求日後的巨大利益,往往敢於承擔眼前可見的小小風險。

  當然,健康和習慣也是如此。一開始越讓人覺得舒服愉快的習慣,日後越讓人感到痛苦不堪:例如縱情酒色、怠惰、浪費。當一個人受到看得見的效果所吸引,而還沒有學會辨識看不見的效果時,他會沉溺於可悲的習慣之中。他這麼做,不單純只是順著自己的本性,也自以為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這說明了人類必須經過痛苦的演化。當人類還在搖籃裏的時候,無知圍繞著他;他因此必須根據行為產生的第一個結果來調整自己的行為,對一個嬰兒來說,他所能看見的也只有眼前的結果。唯有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才能學會考慮其他的結果。[2]在這個時候,會有兩名性格迥異的老師來教導他,它們是經驗(experience)與先見之明(foresight)。經驗的教導方式很有效,卻也很殘酷。經驗藉由實際感受的方式讓我們了解行為的後果,只要實際被火燒過,我們一定能了解被火燒是怎麼一回事。然而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換掉這名粗魯的老師,另外找一名溫和的老師——先見之明。基於這個理由,我要研究一下幾個經濟現象的結果,把看得見的結果與看不見的結果放在一起比較看看。

 

一、破窗戶

  你是否看過平日看來穩重的詹姆斯[3]因為不聽管教的兒子意外打破了一片玻璃而發怒的樣子?如果你曾看過這幅景象,那麼你肯定也看到旁觀者(哪怕多達三十人)異口同聲地安慰倒楣的受害者:「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這個意外剛好讓修窗戶的人有事做。大家都得過日子。如果沒人打破窗戶,那玻璃師傅不就得喝西北風啦?」

  這種安慰性質的應酬話,其實包含了一整套理論,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它。因為很不幸地,正是這套理論構成了我們絕大多數經濟制度的基礎。

  假設修理窗戶需要六法郎。如果你認為這場意外是為玻璃師傅提供了價值六法郎的生意,那麼我同意。我不會爭論這點,你的推論是對的。玻璃師傅過來,做好他的工作,收下六法郎,心中暗自高興,同時也衷心感謝那名魯莽的孩子。這是看得見的部分。

  但是,如果你的結論是——人們常常做出這樣的結論——認為打破窗戶是好事,不僅有助於貨幣流通,還可以促進整體產業的發展,那麼我不得不大聲說:絕非如此!你的理論只提到看得見的部分,卻沒有考慮看不見的部分。

  沒有被看見的是,我們的民眾花了六法郎買了一樣東西,就不可能花同樣的六法郎去買別的東西。看不見的是如果屋主不需要換玻璃,他就可以拿這六法郎換掉(例如)磨損的舊鞋,或為自己的書房添購一本書。簡言之,他可以將這六法郎花費在某種用途上,或者是現在不需要但是未來可能需要的事物上。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整體的產業。窗戶被打破,玻璃產業獲得價值六法郎的生意,這是看得見的部分。

  如果窗戶沒有被打破,那麼,製鞋產業(或是其他產業)將可能獲得價值六法郎的生意,這是看不見的部分。

  如果我們同時考量「看不見的部分」(它是負面因素)與「看得見的部分」(它是正面因素),那麼我們應該了解,不論窗戶有沒有被打破,對於整體的產業或全國的就業,都沒有幫助。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詹姆斯的情況。

  在第一種情形,也就是窗戶被打破了,他得花費六法郎,來擁有一扇窗戶——他的效用不比以前多,也不比以前少。

  在第二項情況下,也就是意外並沒有發生,則他可以用六法郎買一雙新鞋,在擁有窗戶的同時,還得到一雙新鞋。

  現在,既然詹姆斯是社會的一份子,考量一下整個社會的勞動與效用,我們必然可以得出這個結論:這個社會喪失了那扇破掉的窗戶的價值。

  如果將這個論點一般化,我們可以得出一項出乎意料的結論:「一旦社會上某個事物意外遭到破壞,則我們就永遠失去了這件事物帶給我們的價值。」這使人想起一句讓保護主義者毛骨悚然的格言:「破壞、摧毀、驅散,沒有一樣可以促進國民的就業」,或者更簡單地說:「破壞無法產生利益。」

  對於這點,《產業箴言報》(Moniteur Industriel[4]會怎麼說?令人尊敬的德.聖夏曼先生(M. de Saint-Chamans[5]曾經精確計算一旦巴黎發生大火,產業將在城市重建中獲得多少好處,他的追隨者又會怎麼說?

  我很遺憾打亂了德.聖夏曼先生精確的計算,特別是這些計算的精神已成為我們立法的一部分。但我想拜託他重新計算一次,這回除了看得見的部分,還要把看不見的部分也算進分類帳裏。

  讀者必須留意,在這個小故事中不只兩個人,還有第三個人。詹姆斯代表消費者,他原本擁有兩件事物的快樂,破窗事件使他只剩下一件事物的快樂。第二個人是玻璃師傅,他代表生產者,意外事件對他的產業有利。第三個人是鞋匠(或其他製造商),他的產業因意外事件而蒙受損失。第三個人一直位於暗處,他代表看不見的部分,但他是這個問題當中的關鍵要素。他使我們了解破壞會帶來獲利的想法有多麼荒謬。而他隨後會告訴我們,認為貿易限制可以帶來獲利的想法,就跟破壞可以帶來獲利的想法一樣愚蠢。因此,如果你深入探究所有支持限制主義措施的觀點,你會發現那不過是老調重彈:「如果沒有人打破窗戶,那麼玻璃師傅該怎麼過日子呢?」

 

[1]      這本小冊子出版於一八五○年七月,是巴斯夏最後完成的一部作品。這本書原本承諾要再早個一年多出版,卻因作者搬家——從施瓦瑟爾街(rue de Choiseul)搬到達迥街(rue d’Algen)——原稿遺失的關係而受到耽擱。在經過長期而毫無進展的研究之後,巴斯夏決定重寫一遍,以此做為他最近將在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發表的幾場演說的論據基礎。當他完成這份稿子之後,他又自責寫得太嚴肅,於是把這第二份手稿付之一炬,之後寫出來的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篇文章。——法文版編者注

[2]      參見《和諧經濟論》(Economic Harmonies)第十章。——法文版編者注

[3]      譯注:在本文中,詹姆斯象徵社會一般人。也就是說,詹姆斯的判斷與感受,代表著社會上絕大多數人若處於他的狀況,也會有同樣的判斷與感受。

[4]      譯注:立場偏向貿易保護主義的產經報紙。

[5]      譯注:德.聖夏曼曾於波旁王朝復辟時期(1814-30年)擔任國會議員(1824-27年)。他的立場偏向貿易保護主義。

 

QC1064 立體書封.jpg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經濟效應:為什麼政府常犯錯、百姓常遭殃?人人都該知道的經濟真相

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édéric Bastiat)著

黃煜文、李靈芝 譯

2018年1月30日出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oTrend 的頭像
EcoTrend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