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我的履歷書〉

2 汽車維修廠的學徒時代

我從以前開始,就想在汽車修理廠工作。所以我看到亞特商會這個名字時,眼睛為之一亮。所以我就趕緊寫信自我推薦。過了不久,他們回信說:「你錄取了,來東京吧!」夢想成真的我相當興奮,雖然母親並不是那麼贊成讓身為長男的我遠赴他鄉,但是父親卻點頭同意。所以當我從高等科畢業以後,我父親就帶著我和唯一的一只楊柳行李箱從濱松搭著火車北上。那時是大正十一年(一九二二年)的春天。

亞特商會位於東京本鄉湯島五丁目。父親與我都是有生以來頭一次進城的鄉下人,費了一番工夫才找到亞特商會。父親跟那裡的老闆榊原郁三見了面,並將我託付給他之後,就安心地回鄉下了。而我自己也很滿意,便將父親送到大馬路上道別。就這樣,我在那家修車廠開始我的學徒生涯。

但是,我所抱持的夢想卻與現實完全不同。遠離故鄉,踏上東京土地時,心中充滿著豪情壯志。但事實上,卻是日日夜夜幫老闆照顧小孩而已。當我背後感覺一陣溫暖時,就知道是嬰兒尿尿了。那時,師兄們就會取笑我:「本田的背上又出現世界地圖了。」可是,我知道大家都跟我一樣從學徒做起,所以,就咬緊牙根忍耐下來。

日復一日,我只是個保母,手裡握著的不是夢中出現的扳手這類的維修工具,而是抹布。在失落與沒出息的絕望中,我好幾次想收拾行李,拿條繩子從二樓垂降逃走。但是,只要浮現父親憤怒的模樣與母親哭泣的身影,就狠不下心來。

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當時東京的汽車修理廠寥寥可數,亞特商會是其中之一,因此生意相當興隆。有一天,老闆跟我說:「小子,今天實在太忙了,你過來幫忙一下。」這簡直像做夢一樣,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當時,我高興極了。那天雖然天氣嚴寒,下著大雪,但是我早就忘了寒冷的氣溫,興奮地在結滿冰柱的汽車底下鋪好墊子就鑽了進去,那天我負責的是修理下蓋的鐵線。

這是我第一次維修汽車,當時心中的感動永生無法忘懷。自此之後,老闆多少認同我的能力,所以,保母的工作逐漸減少,開始接觸一些維修工作了。後來當我再回想時,就覺得當時忍耐半年當保母是對的。我只要想起當時的辛苦與喜悅,不論什麼樣的苦都煙消雲散。眼光放長遠一點來看,就覺得我沒有浪費人生。

 

3 麻雀變鳳凰

我從鄉下出來到東京工作時,沒帶多少零用錢,能夠去玩的也只有淺草。某一天休假,當我想去淺草玩時,師兄跟我說:「喂,我來教你怎麼免費搭電車,跟我來!」「你下車時,緊跟著我舉起你的右拳頭,大拇指往後比然後下車。」當我們抵達淺草時,師兄走在前面大拇指往後一比先下車了。我跟在後面照著師兄教的曲起拳頭的拇指也下車了。當我覺得過關時,車掌「喂!喂!」把我叫住。免費搭車計畫就這麼失敗了。這也是應該的,因為我後面已經沒有乘客。結果,我連師兄的車費都一起付了。

我們家原本是開鐵工廠與腳踏車行,跟機械比較有緣,而我也比較喜歡玩機械。因此,當老闆開始讓我修理汽車時,我技術學得就比別人快,進步也比較明顯。或許老闆也認為我可以獨立作業,所以,就開始讓我一個人去其他地方出差。
 
某一個夏天,老闆跟我說:「神田前面的九段有一輛車的齒輪有問題,車子無法發動,你去看一下。」我就騎著腳踏車前往現場,當我拆下齒輪看了以後發現,非得帶回工廠修理不可。因此,就將沾滿機油的齒輪綁在腳踏車後面,哼著歌就趕回本鄉。黃昏時四周暗了起來,我沒有點亮車燈就這樣往水道橋騎去,突然,一個穿著白色衣服、戴全白的手套加上一把西洋劍的警察站在暗處,對我喊著:「喂!小子,等一等!」然後,拉住我腳踏車後面載的齒輪。

「騎腳踏車怎麼可以不開燈呢?你來派出所一下。」那位警察一看到是一位小夥子,就擺起架子來。當那個警察來到派出所較明亮的地方時,嚇了我一跳,他那身全白的制服與白色手套被沾著機油的齒輪弄得髒兮兮的。警察大發雷霆地說:「喂!小子,幹嘛載那種東西呢?」。我就在他東一聲「喂!小子」、西一聲「喂!小子」的連珠炮中,狠狠地被教訓了一頓。

因為我遲遲沒有回去,所以工廠的人就雞飛狗跳地打電話或出去四處找人。老闆與師兄都認為我是鄉下人,所以可能是迷路了。

最後出去找我的師兄,終於看到派出所裡有一個金色流蘇的身影正在接受訓話,立刻上前道歉:「麻煩警察大人高抬貴手。」然後,我們就這樣逃了回去。一般來說,當時的工作服都是穿些國外的二手貨,就像士官的軍服一樣,在一些地方點綴金色流蘇。當時,我就穿著這樣的衣服。

 

當我十八歲時,老闆交代我去盛岡出差修理消防車。雖然我還年輕,可是這也表示我的技術受到信賴。我帶著喜悅加上勇猛的精神搭上長途火車前往盛岡,當我抵達時,那邊的消防隊長與其他相關人員都狐疑的看著我,一副「這個毛頭小子能做些什麼啊?」的表情。我完全被當成「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小子,同時給我一間與女服務生為鄰的房間。然後,看著我不斷將消防車解體,擔心不已地說:「小子,這麼搞真的沒問題嗎?」

在這樣的情況下,默默作業的我在第三天以後終於將消防車組裝回去了。當我在發動引擎試運轉時,車子的引擎很順利的發動了。「喂!車子發動了喔!要放水了!」隊長等人看起來嚇了一大跳又吃驚的樣子,我當下也得意洋洋。本來瞧不起我的這些人的眼神,都突然變得尊敬起我來。

7 前進東京,機型的躍昇

提起我們公司,大家常喜歡說「技術的本田、銷售的藤澤」,我認識藤澤武夫是在昭和二十四年(一九四九年)八月完成夢想D型的時候。

當時我們的摩托車相當受歡迎,幾乎供不應求。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自己研發的東西受到大眾歡迎,而且對大家有用更高興的事了,所以我並沒有將經營放在心上。不知不覺間,我們成為一家月產量一千台的大公司,如此一來,我們的主要客戶都是一些小的腳踏車行、想趁戰後局勢混亂大撈一筆的黑市,或者退役軍人等相當不穩定的客群。當時,整個日本也處於動盪不安的時代,將這些主要客戶歸類於不穩定客群說起來有點奇怪,但是很多客人昨天還開門做生意,第二天要去收貨款時卻已經關門大吉,根本不知去處,所以即使出貨也收不到貨款。

如果這樣下去,我們反而會破產。正在我苦惱時,現在的常務竹島弘介紹藤澤給我認識。大戰時,竹島那時在中島飛機公司服務,看到我在東海精機做的活塞環,認為這個東西可行,所以就提拔我做為中島飛機的協力廠。

 

就在同一時間,藤澤當時也在一家以現在的標準來看,可以說是騙人的公司打工(切削機用的刀片),他也被中島給網羅,所以竹島認識我與藤澤兩人。二戰結束後,竹島轉去通產省(經濟部)任職,負責我那個產業的業務,所以他相當清楚我不斷研發新產品,卻收不到錢的窘境。於是他跟我說:「有關錢的事交給藤澤就好。這樣你就不用這麼辛苦,可以好好的專心研究技術。」就介紹我們兩人認識了。

我從以前在東海精機時,都抱持著我不跟自己同樣性格的人共事的原則。如果對方跟自己個性一樣,就不需要兩個人,我自己一個人就夠了。即使目的相同,個性不同的人能發揮自己獨特的看法,想出不同的路徑。所以,我始終認為不需要跟自己個性相同的人共事,反而我喜歡和各種不同的性格與能力的人合作。

關於我的這種看法,我常常覺得,一個在社會上打滾的人,如果不能和跟自己個性不同的人相處的話,就沒有什麼價值。世界上有些公司是由兄弟打拼出來的專斷獨裁經營。但是,所謂人才,就應該打開大門、廣納賢才,如果只侷限在家族經營,就會限制企業的成長。我認為,只要能夠好好地讓這家公司永續發展,本田技研下一任的董事長,甚至不一定要由日本人來擔任。
 
第二部〈其後〉

5 本田汽車另一位創辦人——藤澤武夫

研究所的獨立

一九六年七月,從HONDA獨立出來的本田技術研究所舉辦創立典禮。

新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屬於本田技研,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則由本田與藤澤兩人平分。社長由本田宗一郎擔任,藤澤武夫為副社長。

本田在典禮上致詞說:「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業界裡,如果不能想出全新獨創的點子就無法稱霸國際。日本這個國家,從以前以來就是靠創意起家的。」展示他想用技術在世界舞台上一決勝負的雄心。

汽車廠將研發部門獨立出來,成立另外一家公司的,到現在也只有HONDA而已。這個構想來自藤澤,而且還是半帶強迫做到的。

HONDA之所以可以發展成今天這個地位,完全是靠本田宗一郎所想出來的(技術)。但是,公司不能永遠只仰賴一位天才的能力。取而代之的是,我們需要確立一個技術團隊,同時建構提高團隊整體能力的制度。」

這是藤澤看到本田的奮鬥過程,心有所感的看法。

 

一九六一年,研究所於埼玉縣大和町(和光市)所蓋的新大樓竣工了。本田在公司簡介中,以技術研究所所長的身分寫下這麼一段話:

「思想為企業發展的原動力。因此,對於研究所而言,除了技術以外,更重要的是尊重同仁們的思想。我個人認為,真正的技術是哲學的結晶。我一向放眼世界,尊重理論、創意與時間,同時認為製造出世界各國歡迎的產品才是研究的真正意涵。」

這個時期,藤澤正推動研究所與總公司脫離,自行獨立,所以傾力充實研究所的技術能力,甚至讓技術出身的本田吃驚。相對的,本田則訴求「思想比技術更重要」的看法與理念的重要性。在這個部分兩個人可說是最佳拍檔、心意一致。即使他們各有立場或主張,但迎向「世界」的這個目標,是相同的。
 
2 挑戰F1
 
「不參加比賽的車子怎麼會是好車?只有在觀眾面前激烈競賽,才是成為世界第一的王道!」
 
本田宗一郎對於賽車的狂熱,隨著他進軍四輪車事業愈加強烈。一九六四年一月,HONDA宣布他們將參加F1的世界選手賽。
 
F1
Formula One的簡稱。一般F1指世界選手賽,而F1 Machine則為賽車之意。Formula是指競賽規則或規格,意謂四個輪子露出車體之單人職業賽車。
 
「既然要進軍四輪車業界,我就想參加F1的比賽。」因為引擎的好壞,最後會表現在速度上。對於本田來說,自用車的製造與賽車,都是一種目的與手段。
 
從一九六二年八月起,HONDA開始著手設計二百七十匹馬力的引擎。這是本田所決定的馬力目標。
 
漸漸地,本田宗一郎愈來愈認真,他認為:「既然要參賽,就要獲得冠軍。」他盤腿坐在研究所的水泥地上,拿著粉筆與設計團隊討論圖樣。
 
一九六四年二月十三日,當時負責設計引擎的丸野富士在記事本上寫下這麼一句話:「老闆樂極了」。當鍍金的實驗車在荒川的測試路線上試跑一個禮拜以後,頭一次超過二百馬力,達到二百一十馬力的目標。老闆看來很高興,說了一句:「喔,速度出來了喔!」
 
HONDA
的員工都稱本田為「老闆」。
 
「老闆也拚命在想喔!他常常晚上來研究室,指導說『這個應該這樣做,那個那樣做比較好』之類的然後回去。第二天早上又來問:『做得怎麼樣了啊?』又指示下一個想法。他根本沒有睡覺耶!這種狀況持續了一段時間,當我們達成目標以後,那一天他心情真的很好。」丸野如此表示。

 

引擎雖然做出來了,但是他們卻缺乏做底盤(chassis)的技術。所以,引擎就用跟其他廠商配合的方式去參加比賽。但當初答應支援的歐洲廠商卻改變方針不參加F‌1了。如此一來,只好什麼都自己來了。
 
設計團隊突然臨危受命接下底盤的設計。當時F‌1的車體採用杜拉鋁(Duralumin),所以,就拜託飛機零件廠商打上鉚釘(rivet)。歷經千辛萬苦以後,完成的F‌1賽車一號參加八月的德國冠軍賽。在預賽的時候,HONDA甚至都跑不完一圈,決賽時雖然迎頭趕上第九名,但在還剩下三圈的時候,卻因為爆胎而遭到淘汰。這個比賽敗得很慘。想要登上世界的大舞台,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然而,這次的經驗卻鼓舞了HONDA的技術團隊。
 
他們下工夫獨自研發的燃料噴射裝置等器材發揮了功效,當他們於一九六五年十月第二次參加墨西哥冠軍賽時,由理奇.銀瑟(Richie Ginther)所駕駛的HONDA賽車如願拿下第一座冠軍獎盃。從比賽開始到結束他都始終領先。
 
賽車技術人員的中村良夫於一九五八年跳槽到HONDA,他頭一次見到本田就建議說:「公司應該進軍四輪車市場,同時參加F‌1大賽。」當時,本田大叫:「我沒有把握到底做不做得到,不過,我卻是想做得很。」
  
中村從頭到尾全盤負責HONDA F1賽車的研發事宜,而且還是第一任團隊總監。親眼目睹優勝的中村跑去賽車場的電信局,模仿羅馬大將凱撒的勝利宣言,發電報說:「我來了,看到了,贏了!」

第三部〈本田宗一郎語錄〉

三種喜悅
 
我將「三種喜悅」視為本公司的座右銘,指的是創造的喜悅、銷售的喜悅與購買的喜悅。
 
第一,創造的喜悅是技術人員才能享受的喜悅,如同上帝以他豐富無邊的創作慾望製作宇宙萬物一樣,技術人員也應該以自己的個性製造產品、貢獻文明社會,這是無法取代的喜悅。如果那個產品精良獲得好評的話,對於技術人員來說更是至高無上的喜悅。身為技術人員的我,隨時都抱持這樣的意念,努力做出這樣的產品。

 

第二,銷售的喜悅是指賣產品的人的喜悅。我們是一家廠商,我們公司所製造的產品透過各個代理店或經銷商的努力交到有需要的人手裡。此時,這個產品如果品質佳、性能優良又價格低廉的話,幫我們銷售的人一定會盡心盡力去賣。物美價廉的東西一定會受到好評。產品賣得好就有利潤,推銷的時候也比較大聲,這就是一種喜悅。做出來的產品讓賣的人不覺得喜悅的話,那就是一個不合格的廠商。
  
第三,購買的喜悅,也就是買的人會覺得高興的產品,才是決定這個產品價值最公平的標準。最懂得產品價值、給最後審判的人,不是廠商也不是經銷商,而是平常使用這些產品的消費者。唯有讓買的人發出「啊,這個產品好棒喔!」這樣的喜悅,才是產品價值的皇冠。我時常私底下引以自豪的是,我們公司產品的價值就在產品本身,那是因為我深信買的人一定會用得高興。
  
這三種喜悅是我們公司的座右銘。也是我竭盡全力努力落實的目標。

產品之美與藝術

我一直堅信只要產品夠美,那些引擎的結構或功能等內裝,也都一樣充實。再怎麼說,只注重一些俗麗的配件就會像酒家女一樣,因為缺乏內涵,所以也沒有魅力。

如何讓產品具備實用價值,應該是商品學入門的第一堂課。除了實用價值以外,當產品也具備了藝術價值時,才算是一個完全的商品。

例如美國汽車,一般除了具備完全的實用價值以外,也達到頂尖的藝術境界,因此,在國際上都被視為優秀的商品。

從這個意義來看,要成為一位現代優秀的技術人員,除了需要具備一流的技術以外,也應該是一位優秀的藝術家。需要兼具科學家的智慧與藝術家的感性才行。

技術與個性

如果畫作的價值在於畫得相似與否的話,那麼畫得再怎麼精巧也比不上照片。最近的彩色照片,更是逼真。

然而,不管照片再如何進步,畫作之所以被推崇的理由,是畫者的獨特觀點——也就是說,作品裡洋溢畫家獨有的個性。

那是畫家用雙眼觀察、用個性感受之後,所畫下來的作品。

同樣的一顆蘋果,想像著北國寒冬裡枝頭所掛著的蘋果,與在信濃高原清澄的空氣中美麗的姑娘們採摘的蘋果,或是想像蘋果又酸又甜的口感所畫下來的感覺等,全都因為畫的人的感受而不同——正是因為畫作裡流露作者的個性,才有它的價值。

技術也是一樣的。缺乏個性的技術設計出來的東西就沒有價值。

大多數的人常說自己行或不行的,事實上,只有上帝才能決定誰不行。我認為,注定會進步的人,字典裡面沒有「不可能」。

我深信技術也需要個性為後盾,但是,個性並不是天生就有的。馬蒂斯也是從模仿別人的畫作開始,超越模仿後才達到擁有自己個性的境界,因此年輕人或經驗不足的人不得不從模仿開始,但是,模仿只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我認為日本的技術應該再有個性一點。不,應該要有更強烈的個人色彩。

先為自己工作

我常常勸大家,不要只為公司賣命。我想各位應該都是懷抱著令人敬佩的精神,想要為公司打拼而加入的。我猜各位都是心裡燃燒著想怎麼做的希望,然後進來公司的吧?

我覺得,上班的絕對條件就是為自己而做。當各位努力工作時,就為公司加分,而且還讓公司愈變愈好。

我們並非單純的獨善其身即可。自己想要變好時,如果旁人也不跟著一起改變的話,自己是無法變好的,我希望各位記得這一個原則,努力讓自己變好。

QB1132.jpg

本田宗一郎自傳:奔馳的夢想,我的夢想

作者:本田宗一郎(Soichiro HONDA

博客來  https://goo.gl/0HAody
誠品   https://goo.gl/Va54jv
TAAZE   https://goo.gl/TwlSfu
城邦讀書花園  https://goo.gl/rtYS3v
 金石堂  https://goo.gl/IP8h77 

,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