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歐公投引發的思考

(引自內文)
我的同事、FT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曾經被中國經濟學家於永定稱為“當今世界最有影響的‘經濟學家—媒體人’或‘媒體人–經濟學家’”,他至少應該是當今世界上對英國退歐公投可能的結果最擔心、甚至最焦慮的人之一,我簡單統計了一下,在公投舉行前的兩個月,這位經濟學家就英國不應退歐這個話題寫了不下10篇文章,幾乎每周一篇。

他比薩默斯更進一步,直接質疑舉行退歐公投的決定。

⋯⋯

馬丁在《英國退歐公投是自殘》一文快收筆時寫下的這句話,讓我非常吃驚:“可以說,此次公投是我有生之年見過的英國政府最不負責任的行為。對於認為不進行公投就意味著拒絕民主的反對觀點,我們可以回答,英國在開始進行此類公投很久前便已是成功的民主國家。”

怎麽,全民公投不是被譽為最民主的政治治理方式嗎?“當今世界最有影響的‘經濟學家—媒體人’”居然質疑直接民主?

帶著種種疑問,我來到馬丁的辦公室,對他進行了一次小型採訪。

在詢問了他對歐洲單一市場的“人員自由流動”原則的看法之後,我單刀直入:“馬丁,你的那篇文章似乎對全民公投有著非常負面的看法,對於英國是否應該離開歐盟這個關繫到英國所有公民利益的重大議題,你認為應該由誰來決定?”

馬丁也非常直截了當:“應該由議會來決定,而不應該由全民公投來決定。英國是一個實行議會民主的國家,代議原則是英國民主制度的最基本原則。而全民公投的危險在於,它會助長民粹主義政治。我可以理解為什麽蘇格蘭需要就是否獨立舉行全民公投,因為是否獨立是一個極為重大的問題,但關於英國是否退出歐盟,卻是一個技術問題,是一個極為復雜的問題,很難理智地解釋其利弊得失,而在全民辯論過程中,往往會出現誇大、謊言、誤導,整個辯論的氣氛因此被毒化,所以我不相信在這種氣氛下選民會作出明智的決定。”

我問他:“許多人非常推崇瑞士的直接民主模式,難道英國不應該像瑞士學習嗎?”

馬丁•沃爾夫回答說:“首先,與英國相比,瑞士規模小得多,也沒有特別大的地緣政治議題;其次,瑞士人長久以來一直實行直接民主,他們早已習慣這種模式了;第三,瑞士人民非常成熟、謹慎、保守。有人認為,隨著民眾逐漸成熟,他們會作出更為明智的決定,但英國民眾不熟悉直接民主,英國有著不同的政治結構、政治文化、媒體、政治辯論方式等等,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貿然實行直接民主的結果將會非常糟糕。”

全文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