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師的課堂上會發生什麼事?》推薦序

老師們(不論好壞)都需要幫助、需要成長,一如學生
張輝誠/中山女高國文教師、文學作家,學思達教學法倡導者

  開始閱讀這本書的讀者,也許可以先從兩個問題切入:

  第一:一個對教育感到興趣,但對教育可能顯得外行的新聞記者伊莉莎白‧葛林(Elizabeth Green),會從什麼角度切進教育議題(或者教育問題)?

  第二:一個好老師如何產生?好老師應該如何認定?怎樣才能大量複製好老師?

  關於第一個問題,一般記者最常用的方式,大概就是「訪談」了,親自訪談教育現場的老師、校長、學生、教授、教育官員等等,描述教育現場的困境、創新或突破。作者當然也如此,但很顯然她花了更多心力在「研讀教育學術文獻」、「觀看真實教學影片」,以及「美國歷屆總統的教育主軸」。

  作者論述時,因為建立在認真研讀的學術研究基礎之上,於是就有了堅實的論據基礎。不過,更難能可貴的是,作者並不盲從於單一學術研究成果,反倒是經常刻意用正反不同的學術研究論點、教學現場實務與學術研究之間的落差,交相詰辯,進而提出自己的看法。是的,作者有自己的看法,雖然她有些刻意冷靜保持記者該有的客觀。

  再者,她能夠看到二十世紀初以迄於今,因為研究所需而大量錄攝的教學影片。她和前行研究者一樣,依然可以透過直接觀看影片來描述(或研究)好老師的教學,而非透過間接訪談或文字描述。這一點很重要,真實的觀看現場和間接聽到教學現場是兩碼子事,前者是體驗(作者甚至還特地親自去教了兩節課);後者只是想像,教育現場最怕的就是憑空想像。

  同時,美國總統的教育主要政策,有一重要特徵,幾乎都是建立於重量級學者的教育研究基礎之上,一個教育政策如何制定,訂定後又產生什麼問題,然後又被另一個研究推翻,再出現另一個新政策。由此便可知,作者一開始只是從一個好老師的教育現場出發,以此要討論教育問題,就必須同時聯結:師資養成的培訓機構(美國和台灣一樣都近乎失效、失能,且又不斷在大學中被邊緣化)、教學研究的發展歷程、國家教育政策的成型與推廣、特許學校的新浪潮(體制外教育風起雲湧,成效卓著,但對體制內教育影響卻微乎其微)、外國教育(日本數學教育及義大利語言學校)的啟示,形成一份由小而大、由點而面、由過去到現在的教育問題觀察報告。

  關於第二個問題,非常複雜也非常棘手。

  作者先從大眾既定的印象,「好老師是天生論」談起,一旦認為好老師是天生的,嚴肅且嚴謹的「教學研究」便乏人問津(既是天生,好老師的教學技術便不能歸類,無法複製),「績效評鑑」之說就大行其道(為最優秀的老師加薪、加假、加福利,同時開除績效墊底的差勁老師),因為差勁老師一定是沒天分,請不要當老師,以免貽害學生。

  如果好老師不是天生的,接下來的問題便是,好老師的教學是否可以歸納出準則,於是出現了「行為研究學派」,透過觀察好老師的上課教學而歸納出準則,最早有奈森尼爾‧蓋奇(Nathaniel Gage)《教學研究手冊》(The handbook of research on teaching,1963),後有道格‧勒莫夫(Doug Lemov)《王牌教師的教學力》(Teach like a champion,2010,中譯本遠流出版)遙相呼應;之後,「行為研究學派」又轉向「心理認知」,心理學家質疑行為學派過度注重學習的外顯行為,反而忽略了一般人學習高階概念時的內在心理歷程。

  接著作者又談及,教育官員對於老師們的要求,關於「自主派」與「績效派」的兩種爭論。自主派認為老師是專業人士(如醫師和律師一樣),應該獲得信任、尊重和自由,才會越來越進步,最佳例證就是芬蘭的老師;績效派則呼籲廣泛實施學生評量與教師在職評鑑,去蕪存菁。可是作者卻認為,光是偏重績效或自主都是不夠的,因為這兩派論點背後的思維都是「好老師是天生的」,自由派認為好老師會自己做好,績效派則認為做不好的老師就要負起責任。作者認為:績效評鑑,必須加入輔導協助機制,協助老師,幫助好老師變成更好老師,一般老師變成好老師,績效差的老師變成有績效的老師,而非直接開除老師。

  也正是這個主要論點,與我多年想法不謀而合,讓我閱讀這本書時心情激動不已,我認為這很可能也是近年來台灣翻轉教育夥伴們的共同想法,如同作者所說:「優異的教學能力並非與生俱來的能力,也不是出生時隨機獲得的神祕特質。再有天分的老師都得接受培訓,只要能嚴謹又規律地練習核心教學實務,新手教師也能學會怎麼協助學生。」

  於是,我看作者描述美國教育體制的叢生問題、教育改革的成敗、師培機構的失效失能、特許學校如雨後春筍出現(如APR、KIPP學校)、官方研習的低落成效、老師對評鑑系統的反彈且持續往評鑑的反方向發展(多像台灣的教專評鑑現狀),幾乎和多年來台灣教育問題與發展走向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這些都能夠成為台灣進行教育革新的最佳參照與借鏡。

  看這本書,我真是驚訝不已,美國好老師的教學歷程、教學觀念、甚至教學技術,以及持續成長、不斷精進的行為特徵,幾乎和台灣從事翻轉教育的老師如出一轍。我一邊吃驚,一邊又不停比對,哪些是台灣翻轉教育已經成功,但美國老師還沒有,就會感到欣喜不已,因為台灣有機會走自己的路,展開全新的進程!

  最後容我摘錄書中提及,負責將師資培育課程「教學必行」(TeachingWorks)的計畫推廣至全美國的密西根大學黛博拉教授所說:「『教學必行』的影響至少要十年才會出現,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官員,以及全美各地出錢贊助的慈善家,都希望學校能夠一夕之間變好。每個人都很沒耐心,但是十年過後,如果我們有了不同的教育體制,那可會掀起一場教育革命,而不是小小改變。」

  熟悉台灣翻轉教育,熟悉學思達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是的,學思達一開始就說了,十年可能改變台灣教育,時間一模一樣,也是十年,相同願景。這是一本教育革新人士跨國界最深切的遙遠共鳴。

QD1010.jpg

好老師的課堂上會發生什麼事?:探索優秀教學背後的道理!

Building a Better Teacher: How Teaching Works (and How to Teach It to Everyone)

, , ,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