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馬港台各地聲援/聯國促新加坡 釋放批李光耀少年

2015-07-01 自由時報

法院將於六日宣判刑期

〔編譯周虹汶/綜合報導〕因批判新加坡已故前總理李光耀而遭定罪,目前被當局關在精神病院的新加坡十六歲少年余澎杉,法院將於七月六日宣判刑期。由於余澎杉尚未成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日前引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呼籲新加坡政府立即放人,星、馬、港、台各地這幾天陸續也有聲援行動。

  • 余澎杉資料照。(路透)

    余澎杉資料照。(路透)

  • 香港大學學生會六月三十日赴新加坡駐港總領事館搶救余澎杉(上圖),現年二十三歲的新加坡社會運動明星韓慧慧(圖左一)也前往聲援。(美聯社)

    香港大學學生會六月三十日赴新加坡駐港總領事館搶救余澎杉(上圖),現年二十三歲的新加坡社會運動明星韓慧慧(圖左一)也前往聲援。(美聯社)

「台灣人權促進會」等非政府組織六月二十六日前往星國駐台北商務辦事處遞交抗議書。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二十九日呼籲各界「向新加坡政府施壓」;香港大學學生會三十日也赴星國駐港總領事館抗議,要求「立即釋放余澎杉」。馬來西亞檳城三十日晚間也有相關活動。爭取言論自由與公民權利的新加坡非政府組織「社區行動網絡」(CAN) 則訂於七月六日前夕集會;但CAN在網路上號召的請願連署與集會通知,相關頁面目前皆不復在。

余澎杉三月底在網路上發布影片,指高興李光耀終於死了,還把李光耀與耶穌基督相提並論,指兩人都「有權力欲且惡毒,卻又讓人誤以為他們悲憫寬容」,另繪李光耀與英國前首相柴契爾交媾的政治諷刺漫畫,同月二十九日遭逮捕。五月十二日法院判決他在網路上散播猥褻圖像、蓄意傷害基督教徒感受兩罪罪名成立,將在七月六日宣判刑期。當時余澎杉即揚言,寧可坐牢也不願接受感化教育。

在檢方堅持下,法院六月二日下令余澎杉還押樟宜監獄候審三週,不得保釋,待評估感化教育是否較入獄有效;六月二十三日,專家認定其身心狀況適合進入青年改造所,遭指患有「自閉症系列障礙」(ASD)的余澎杉,被押入專門治療精神病患的「心理衛生學院」,同樣不得保釋,極度受限的他,據傳試圖自殺。

有人放話 獄中強暴余澎杉

OHCHR東南亞區域辦事處強烈抨擊新加坡當局的處置不符比例原則,不見容於主張言論自由的國際社會。「人權觀察」組織也公開譴責新加坡毫無言論自由。

曾視星國為「最安全國家」 余澎杉母向兒道歉

由於大審在即,且有人已揚言會在獄中強暴余澎杉,余母六月二十八日在臉書上直言法律對余澎杉已「惡多於善」,為自己過去要求兒子當個守法公民,還錯將新加坡視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一事,向兒子道歉。但英國廣播公司(BBC)發現,新加坡人對本案普遍態度冷淡,甚至認為這對母子咎由自取、教育失敗。

 

別讓余澎杉被殘忍地犧牲

2015年06月29日00:04  蘋果日報

方潔/自由作家

沒有人知道,余澎杉還能撐多久。

自3月29日,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因製作一名為《李光耀終於死了》的政治評論影片,以及繪製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與英國前首相柴契爾的交媾政治諷刺漫畫,而遭逮捕以來,他已經在新加坡樟宜監獄遭監禁40多日。他於5月12日遭判刑有罪,成立散布猥褻物及侵害基督徒情感。原本最受矚目,因批評李光耀構成《反騷擾法》的部分,檢察官反而撤回公訴。

至今,余澎杉的刑度仍尚未確定,但處於監禁中的他精神狀態已逼近極限。

被判決有罪後,檢察官要求緩刑,余澎杉必須停止公開涉案的影片和漫畫,但余澎杉認為緩刑條件實則為對其的封口令而拒絕。他寧可坐牢或接受罰金,留下前科紀錄,他暫且同意先接受緩刑評估。其後,檢察官以余澎杉屢次違反保釋條件,無反悔之心為由,改請求法院判處最長可至3年的青年改造所進行輔導。法院即在6月2日下令余澎杉須入監三周評估其狀況是否適合進入青年改造所。期間傳出余澎杉身心狀況大大受損:他出現有自殺念頭,並因此被綁於床上一天半;每日睡眠不超過三小時,也無法閱讀。6月23日,專家表示余澎杉有自閉症傾向,法院下令余澎杉進入心理衛生學院兩周,持續評估是否適合精神治療。余澎杉的最終處置將推遲到7月6日宣布。

如同他製作批評李光耀的影片及諷刺政治漫畫的初衷,余澎杉不願向箝制言論的不合理法令(那怕僅是暫時的)妥協。判決確定前,他兩次打破保釋規定,持續在網路發表言論,並繼續公開批評李光耀的影片和漫畫,因為他認為,這個要求不但和保釋目的(確保被告出席審判)無關,還讓他在判決確定前就像是已經定罪的罪犯。

而在判決確定後,等待刑度確定前,余澎杉認為涉案影片和漫畫早已在網路上重製無數次,沒有法院宣稱的「(若不取下)將產生一定後果」的情形,以此作為緩刑條件只是為了箝制其言論自由,仍將影片和漫畫公開。

案件纏身期間,余澎杉仍毫無畏懼的書寫,警察以調查案件之名暫時沒收了他拍片的攝影機顯然無法阻止他發表言論。他對一切直言不諱,甚至包括他在新加坡國內罕見的盟友:幫助他的社運工作者,只要有他覺得錯誤之處便毫不留情地尖銳批判。他幽默的筆調淘汰盲目的追隨者,用極其簡單清晰的方式向世人揭示新加坡政府的荒謬。

余澎杉曾經在fb上說:「我克服了所有恐懼,並在過程中讓自己更堅強。沒有任何事物能阻止我對吧!所以如果你們真的想讓我消失,最好的方法是殺了我。就像那個(之前在法院前)搧我耳光的男人,那麼我們新加坡將出現第一件暗殺事件。」

這句看似狂妄的挑釁,卻是一個年僅16歲的少年,為了言論自由,甘願面對國家追訴、網路霸凌,甚至實際攻擊所展現的覺悟。

新加坡政府似乎仍然找到擊潰余澎杉的方法,那就是讓其最終處遇一再懸而未決。在樟宜監獄已經精神狀態不穩的余澎杉,目前關押於心理衛生學院,周遭病患的尖叫和不時響起的警報令他不安,但使一切狀況更惡化的恐怕是不確定的恐懼。7月6日是否真能判刑確定,讓一切塵埃落定?

在改變的道路上,余澎杉比他身處的新加坡社會多跳了幾步路。我衷心希望,這名少年的堅持和勇氣不會在這過程中被殘忍的犧牲。

, ,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