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度有許多本談小說創作方法的書出版, 這篇文章的介紹很好, 值得一看.

書評-讓文學寫作者剉咧等吧

中國時報【☉朱宥勳(作家)】

或許,2014年是個極好的時間點,可以開始面對一個殘酷的問題:台灣的文學寫作者,到底寫作的基本功如何呢?

其實這個問題一直都存在部分讀者的心中,但是始終缺乏比較精準的批評方式,去撼動台灣主流文學圈的詮釋慣習,因而這樣的疑惑只能出之以低層次的罵戰──時有讀者不滿:為什麼文學獎的作品那麼難看?為什麼我看不懂文學名家的作品?或者更激進一點的,直接一盤子打翻:「這都是因為後現代啦!」這些批評確實不夠有道理,因此文學圈也就沒有必要因而調整,可以繼續保持一種「你不懂啦,這很深」的矜持微笑。

讀者確實可能不完全懂,但他們素樸的直覺並不是沒有意義的。當這種疑惑成為讀者的集體傾向,而好心的讀者之所以不發問,是基於「教養」而非「理解」的時候,這裡面必然出現了什麼問題,只是人們講不出來而已。

2014年,對我而言,或許可以視為這個糾結將開始解開的一年,而且可能是一種暴力解。過去一年,台灣出版了大量「討論文學寫作」的書。包括小說家童偉格、伊格言和拙作一本,結合了學術理論、創作實務經驗和某種理念,試圖更清晰地說明文學寫作的某一側面。但更令人驚艷的,則是突然大量翻譯的「小說技術手冊」:從編劇理論、敘事學和更為精良的創作實務經驗──是的,我們必須承認那是更為精良的,因為它們甚至發展成了成熟的商業模式;一套知識一旦能拿出來賣,代表它真的很穩定地發揮作用──談論小說構成的基本法則。若這些書中的知識成為常識,台灣文學,特別是台灣小說作者的基本功如何,一對照就無所遁形了。

特別值得提出一談的,就有大澤在昌《暢銷作家寫作全技巧》、傅瑞《超棒小說再進化》,與蕾妮•布朗和戴夫•金恩合著的《故事造型師》三本。這三本書最值得注意的共通點,就是「不偏食」:他們都很清楚各個類型的小說有各自的要求,但他們並不認為創作者可以偏廢,不約而同地要求有志成為作家的人,必須通盤閱讀。

大澤在昌以日本教練的語氣說:「有志從事推理小說創作的人,必須具備該領域的素養與基礎知識。……舉凡古今東西的名著或經典作品,你都得通讀一遍……你若沒讀個上千本的小說,根本沒資格參加推理小說獎的徵文。」其他兩本書,則廣泛從史蒂芬•金到喬伊斯,從《大白鯊》到《大亨小傳》,建構起無論是大眾文學還是純文學,凡是好作品都符合的基本特徵。

閱讀這些案例,不只是幫助我們實際對照「技術」如何「應用」,更是應當自問:不管是大眾文學陣營還是純文學陣營,台灣的寫作者在閱讀的數量和廣度上,是否付出了同等的努力?我們是否還陷在長久的門戶之見當中,覺得「反正大眾文學╱純文學就是那樣啦」?(九把刀就是那樣嘛。後現代就是那樣嘛。)

承認吧,我們不是彼此的問題,我們彼此有一些共同的問題。

這就是我前面說的「暴力解」。對於讀者來說,這三本書都是好用的技術手冊:《暢銷作家寫作全技巧》對於寫作過程的困擾和出版業界的生態有很細節的觀察,也提出了不少好問題(雖然有些情況是日本獨有的,不能直接移植台灣)。《超棒小說再進化》則是從正面討論,當我們構思一篇小說時必須齊備的條件(相較於一般書評的「事後評析」,這種「事前說明」是很珍貴的)。而在寫作完成之後,《故事造型師》可以幫助你在不變動內容的情況下,使自己手上的作品最佳化。它們的威力來自於清晰、明確、可操作性強,就此而言,我特別推崇《故事造型師》。

如果你想寫作,這些自然都是方便法門,堪稱祕笈;即便你不想寫作,只想當讀者,我也衷心希望這些技術能夠普及,因為它們提出了具體的觀戰重點,提供讀者們挑戰作家的思維武器—或許這才是這類書籍,對現階段台灣文學最重要的意義。換句話說:它可以幫助我們早日脫離那種文學上的、美學上的無政府主義,離開那種「怎麼搞都行,反正沒有人分辨得出來」的蒙昧狀態。

讓那個用一招半式走天下的時代過去吧。

等到每一位讀者都可以一眼看出問題在哪裡的時候,就是我們這些文學寫作者要剉咧等的美好時代了。

 https://tw.news.yahoo.com/%E6%9B%B8%E8%A9%95-%E8%AE%93%E6%96%87%E5%AD%B8%E5%AF%AB%E4%BD%9C%E8%80%85%E5%89%89%E5%92%A7%E7%AD%89%E5%90%A7-215033485.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