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很喜歡「製造」這個詞。聽到這個詞,想必大多數的人腦中浮現的是工匠、技術人員、小工廠或是工業區等等和製造業有關的事物吧。

  這些確實都跟「製造物品」有關。我們可以說,製作出某個有實體的東西,是屬於一種「理工的製造」。但是製造這件事,並不只限於有形之物的概念。

  本書將會對「市場設計」(Market Design)這個全新的經濟學領域進行解說。市場設計這個詞,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很陌生。事實上,它是一門關於「經濟學的製造」的學問。

  「理工的製造」是對產品進行研發或改良,例如製作機械、改良穀物品種、設計基於人體工學的椅子等等,這些都屬於典型的「理工的製造」。

  但物品不論多精良,如果沒辦法把它交到能有效運用它的人手上,它身為產品的價值就無法被彰顯,沒辦法讓社會更加富饒。

  比方說,像我是一個沒有駕照的人。所以假設給我一輛跑得很快、造形很優雅的汽車,即便它是知名的法拉利特斯塔羅薩或是勞斯萊斯銀色幽靈,對我來說,都是無用之物。

  另外,我天生就是不能喝酒的體質,酒好不好喝我根本分辨不出來。偶爾有人送我名貴的酒當伴手禮,我心裡真覺得過意不去。

  還有,我還很容易肩膀僵硬或腰部酸痛。只要在普通椅子上坐太久,身體就開始酸痛。但也因為這樣,我很能分辨得出坐在依照人體工學設計的椅子上的那種舒適感。

  換句話說,「東西很好」跟「東西交到了適合的人手上」,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那麼,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讓東西去到適合的人那裡?

  方法之一,是讓東西在市場上流通。需要某樣東西的人就到市場去,支付規定的價格,取得那個東西。這個機制相當強而有力,正如許多經濟學教科書上寫的,它用極有效率的方式達成物品的分配。

  但是,我們的世界裡並不是任何東西都能用金錢換取而得到。例如說器官交易或人身買賣,幾乎在全世界所有國家都不被認可。而一般而言,高中或大學等教育機構也不會把入學權利拿來販售。雖然時常聽到「勞動市場」這個詞,但恐怕不會有只要付錢就能減少面試次數的徵才活動,或是能在公司裡購買課長或部長職位的企業。

  上面這些例子中,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所謂的「市場」。

  經濟學裡,常提到所謂的「市場失靈」(Market Failure)。例如公害必須透過政策去管理,或是有人生活貧困所以政府會提供補助等等情況,之所以必須這麼做,理由一般而言就是「市場失靈」。

  但這樣的遣詞用句,其實很不正確,因為這種說法的背後,等同存在一個隱含的前提:「市場原本應該要妥善運作」。語言具有可怕的力量,像這樣的表達方式,會賦予那種毫無根據的前提一種實際的存在感。

  當然,本書所主張的論點背後,並不存在那樣的前提。因為包括市場在內,一切的社會制度基本上就像是人類生活中使用的工具一樣,只要是工具,就絕不會是「萬能」的。期待洗衣機能拿來當微波爐,或是希望電腦能扮演吸塵器的角色,都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既然如此,當遇到無法以金錢做交換,或是不宜用金錢做交換的情況時,應該怎麼做,才能把物品或人才妥善配置呢?說得更學術一點,要用什麼樣的「經濟學的製造」,才能改善這種情況?

  本書將會討論到的範例,包括:

 

○腎臟移植配對(第一章)

  假設現在有一位腎臟病的患者,並有一位親友想捐腎給該患者。不過兩人由於有免疫排斥的問題,使他們之間無法做器官移植。但如果存在多組像這樣的患者以及捐贈者,也許就能透過重新組合適當的患者與捐贈者的方式,讓許多配對的移植成為可能。那麼,究竟要如何重新配對才理想?

 

○選校配對(第二章)

  假設某個地區內有好幾個學區,各個學區裡都存在著因為通學距離、或是校內霸凌等因素,而希望轉到其他學區的學校就讀的學童。既然各學校能招收的學生名額有限,要怎麼做,才能滿足他們的願望?

 

  無論是腎臟捐贈或是入學資格,都是不能在市場上買賣的商品。本書將在腎臟移植配對的章節裡針對患者與捐贈者,並在選校配對的章節裡針對學生與學校,進行組合配對的問題探討。

  專門研究組合配對問題的學問領域,稱為「配對理論」(Matching Theory)。這是以1962年大衛.蓋爾(David Gale)與勞埃德.夏普利(Lloyd Stowell Shapley)所發表的論文而揭開序幕的一門應用數學底下的分支理論。也許有讀者一聽到「數學」就想打退堂鼓,但請不用太擔心。

  那篇論文的題目相當獨特,叫做〈大學錄取與婚配的穩定性〉(College Admissions and the Stability of Marriage),整篇論文當中沒有出現任何一條數學算式。

  當然,在那之後針對配對理論進行的研究的確使用了大量算式,但大部分的情況下,幾乎所有討論的核心都能用極簡單的例子表達。本書將以生活化的例子與故事,帶領各位讀者探討配對理論的本質。

  順帶一提,夏普利由於對配對理論以及市場設計的貢獻,與艾文.羅斯(Alvin Elliot Roth)一同獲得201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不管是腎臟移植或是選校,都是傳統經濟學並未觸及的領域。既然如此,為什麼他們會以「市場設計」的研究,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呢?那是因為他們沿用市場的概念,去進行「經濟學的製造」(腎臟移植配對和選校配對機制,在美國皆已完成實用化)。

  當然,市場設計理論也觸及允許金錢交易的「市場」。但這種市場也有架構得好的,和架構得不好的情況。市場設計採取「精巧地主動設計出高品質市場」的立場,與所謂的傳統經濟學大不相同。

  例如,本書將探討如下問題:

 

○拍賣(第三章)

  假設政府計畫出售某行業的營業許可執照。那麼要怎麼做,才能讓有能力有效運用這張執照的業者,出高價來把它買走?以拍賣的方式出售是一種做法。但是與拍賣以外的其他方式相比,拍賣的優點在哪裡?拍賣方式有許多種,用哪一種最理想?

 

  只出售單一項物品,是拍賣問題中最單純的一種情況。但即使是這樣,要找出最理想方法,仍不是件容易的事。例如「由出價最高者得標」的這種最普通方式,也可能在出價者各自想要盡可能低價得標、運用出價策略相互影響之下,結果出現讓人跌破眼鏡的超低得標金額。

  而若是一次出售不止一種物品,問題就變得更為複雜。例如要賣桌子和椅子時,到底是拆開賣比較好,還是綁在一起賣比較好?或者應該採取可兼容這兩種可能性的賣法?但是要怎麼做才能辦得到?

  若以金額的角度來看,拍賣理論(Auction Theory)這門知識的經濟價值極高。採用不同的拍賣方式,會造成拍賣的決標金額出現甚至以億、兆為單位的差別。例如美國自1994年開始舉行的一連串無線通訊頻譜的執照拍賣,就由保羅.米格羅姆(Paul Milgrom)等拍賣理論專家們設計了一套精巧的拍賣方式,透過該方式獲得的收益總額,累計到20124月為止已經達到約780億美元。

  被譽為經濟學之父的18世紀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其名著《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裡,以「看不見的手」來比喻市場價格的調節機能,把市場視為一個神祕的黑箱。

  但是在市場設計研究者的眼中,市場並不是一個黑箱。市場是像建築師依據建築理論設計出建築物一樣,由經濟學家依據經濟學理論設計出市場規則。我們要揭開黑幕,看清楚那背後的機制如何運作。

  現在正急速受到矚目的市場設計,愈來愈常被視為「先進理論」來介紹。這個學門確實很先進,但並不是以否定傳統理論出發,反倒是在不斷推動傳統經濟學實用化的結果下,才建立起「市場設計」這個研究領域。

  因為市場設計這名稱中的「市場」而擔憂它是「市場基本教義派」,或是因為它名稱裡的「設計」而聯想到「計畫經濟」,都不是正確的理解。這個學門是針對腎臟移植配對、選校配對、拍賣等各種社會機制,逐一進行精密的改良。我們的基本態度是要透過持續不斷的改良作業,讓社會一步步變得更理想。

 

  在1870年代建立起現代經濟學基礎的里昂.瓦爾拉斯(Léon Walras),一直有強烈的企圖心要把經濟學知識當做一種技術來運用。經濟學的每個領域大致上都發揮了某些作用,但市場設計的特徵就是,它的效益非常清楚易懂,而且容易使用。

  本書的內容,將主要鎖定在市場設計裡尤其廣被應用的配對以及拍賣進行說明。第一章和第二章討論配對,第三章則討論拍賣。想直接閱讀拍賣的部分的讀者,也可以直接從第三章開始閱讀。

  那麼,就讓我們開始踏進這門經濟學技術結晶的殿堂吧!

QC1059

如何設計市場機制?

從學生選校、相親配對、拍賣競標,了解最新的實用經濟學

マーケットデザイン: 最先端の実用的な経済学

坂井豐貴◎著

梁世英◎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