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很多人不了解,寫作也是一種技藝,就像其他任何技術一樣,都必須經過學徒的過程。

──凱薩琳.安.波特(Katherine Anne Porter),美國作家

  這本書現在已經進入第五版了,它是已故的約瑟夫.威廉斯所著《風格:清晰、優雅的寫作課程》(Style: Lessons in Clarity and Grace)1981年出版的簡短版。當年該書的問世,幫助了數千位寫作者與讀者的溝通無障礙。本書第四版由葛雷.科倫(Greg Colomb)修訂,他是約瑟夫很久的朋友與合作者。葛雷在第四版前言一開始就談到,「雖然應該是由約瑟夫來寫這段話,但是我很榮幸能夠代勞。」由於葛雷在2011年過世,照管這些書的責任就落到了我的肩上。我也想要說同樣的話,雖然該是葛雷來修訂這本書的新版,但是我很榮幸能夠代勞。

  本書探討的核心問題如下:

   在一個句子中,促使讀者產生判斷的因素是什麼?

   我們如何先行判斷自己的文章,藉以預測讀者對它的觀感?

   我們要如何修改句子,以提升讀者的印象?

   我們要如何提供讀者充分的資訊,讓他們更能夠整合所有的句子,以產生完整的理解?

  約瑟夫說明了這些問題的重要性:

  關於寫作的標準建議,都忽略了以上所有的問題,大部分都是像「作計畫」、「避免用被動式」和「考慮你的讀者」這些老生常談──大多數人在絞盡腦汁把概念付諸於紙頁時,都會忽略這些建議。當我在寫這一段文字時,我並沒有想到讀者:我只想到把自己的想法寫完整。我確實知道我會一再回顧這些句子(我不知道會長達二十五年以上),以及只有到那時候──在我修改的時候──我才會想到讀者,並發現最符合我的文字的計畫。我也知道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有一些原則是我可以遵循的。

  這本書中解釋了這些原則。以下文字大部分出自約瑟夫,只是葛雷和我先後稍微做了一點修改,以更符合約瑟的第一人稱口吻,並讓我們參與及融入在他的文本中。

原則不是處方

  這些原則可能看起來像處方箋,但是那並非我們的目的。我們提供這些原則,是做為一個方法,幫助你預測讀者如何評斷你的文章,然後協助你決定是否及如何修改你的文章。在學習這些原則的過程中,你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寫作速度變慢了,那是無可避免的。當我們一邊思考自己所做的事情時,會變得較有自覺,有時候甚至接近偏執。這個情形會過去。你可以避免某些偏執的情況,只要記住這些原則與你如何擬稿沒多大關係,而是與你如何修改關聯較大。如果擬草稿有所謂首要的原則,那就是忘記所有關於擬草稿的建議。

  但是,要學會如何有效率地修改,有一些事情你必須知道:

   你必須知道一些文法上的術語:主詞、動詞、名詞、主動、被動、子句、介系詞、對等連接詞(coordination)等。

   你必須學會「主題」、「強調」,以及「主旨」這三個常用詞語的新意義。

   你會需要五個你可能不知道的術語,其中兩個很重要:名詞化(nominalization)和後設論述(metadiscourse);另外三個很實用:概括修飾語(resumptive modifier)、統合修飾語(summative modifier),以及自由修飾語(free modifier)。

  最後,如果你是獨自閱讀這本書,請放慢速度。這不是一本能一口氣就讀完的簡單文類。請以一次只讀幾頁的進度學習,可以練習編輯別人的文章,還有你自己以前的舊作品,以及你當天寫作的文章。

  如果你發現這些原則有效,想要進一步閱讀討論風格與修改練習的專書,你可以參考本書更完整的版本:《風格:清晰優雅的寫作課程》第十一版(Style: Lessons in Clarity and Grace, Eleventh Edition),ISBN 10: 0-321-89868。

致謝

  我很榮幸、也很謙卑地接下約瑟夫.威廉斯這本美好作品的改版工作。我要感謝皮爾森朗文出版社的Katharine Glynn交給我這項任務,她在編輯上的智慧使我受益良多。感謝Heather Barrett細心詳盡校對全書的引文。感謝Amy Bennett-Zendzian在校對上的協助。在波士頓大學的許多同事,以及其他與我討論過約瑟夫.威廉斯書中概念的人們,都幫助我把這份工作做得更好。我很感謝約瑟夫.威廉斯在2008年與我的對話。當時他來訪,我則擔任寫作學程的主任。我也欠葛雷.科倫很大一份情,因為他在智識上和專業上的引導,以及他的友誼。最後,我要感謝Annmarie、Grace和Charlotte,為我們一起共享的愛與歡樂。

約瑟夫.畢薩普(Joseph Bizup)

 


 

In Memoriam

紀念

約瑟夫威廉斯(Joseph M. Williams),1933-2008
最優秀的工匠il miglior fabbro

──葛雷格利.科倫(Gregory G. Colomb)

  二○○八年二月二十二號,這個世界失去了一位偉大的學者和教師,我則失去了我的摯友──約瑟夫.威廉斯。將近三十年來,威廉斯和我一同教書、做研究、寫作,一起喝酒、旅行,也一起吵架或分開吵。當這些「分開」的爭論導致他在最後一版所謂的「我們荒唐的吼叫比賽」後,我們的關係更緊密了,寫作也更審慎了,前所未有的謹慎。我知道他的缺點,但他是我所認識最棒的人。

  我給約瑟夫的墓誌銘──最優秀的工匠(il miglior fabbro)──讓他身居崇高的行列中。這句話出自於但丁,是用來形容十二世紀的行吟詩人阿諾特.但以理(Arnaut Daniel),他被普魯塔克(Plutarch,羅馬時代希臘作家)讚譽為其領域中的「偉大宗師」。在上一個世紀,艾略特(T. S. Eliot)曾以此褒揚艾茲拉.龐德(Ezra Pond,美國著名詩人、文學家)而眾人皆知。當然,這些詩人都並非以清晰優雅為人所知,而是因其深度和難度出名。不論如何,在他們的行業裡,沒有人比他們更優秀,正如在約瑟夫的領域裡,也沒有人比他更傑出了。而他更加特出的是,他的技藝每天精進一千倍以上。在所有文章、報告、隨筆以及其他文件裡,因為他的緣故,而讓讀者更順利地閱讀。


 

In Memoriam

紀念

  最大的快樂,不在於機運將我們放在何種生活狀態下,而永遠是一個善的良知、良好的健康、職業,以及追求所有正確事物的自由。

葛雷格利.科倫,1951-2011

  葛雷的女兒選擇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這些話,做為父親的墓誌銘。在葛雷的人生中,他當然體現了傑佛遜所召喚的理想。但是傑佛遜的文字遠比葛雷女兒所知的還更加貼切,因為在其原來的出處《論維吉尼亞州》(Notes on the State of Virginia)中,它所代表的不只是輕快的感受而已,也是對教育的具體提議,葛雷終其一生都投入的志業。傑佛遜呼籲要為最年幼的孩童灌輸「最基礎的道德元素」,以至於當他們長大成人後,這些元素「可以教育他們如何打造出自身最大的幸福……」。葛雷是最好的教師,他教導無數學生──以及律師、會計師、記者、甚至教授──去思考和寫作得更好。他也教導我們這些認識他的人活得更好。在智性和學術的標準上,他從來不妥協;在智識和專業的熱忱上,他毫不吝嗇。他擁有高度的自信,也自信到足以真誠地欣賞他人。他很常笑,也是我所認識最會說故事的人。葛雷教了我許多功課──最重要的是,他是用身教的方式教會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