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23日 04:10中國時報 ⊙陳雨航

去年三、四月之交,和幾個朋友一起遊了一趟京都。

上一回遊京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美好印象還存在記憶裡,但這回同行的朋友都是第一次,所以挑了櫻花季節。這不是好的選擇,雖然事先知道這時候的京都是日本國內外遊客的熱門目標,但沒想到一切超出想像,幾處知名寺院勝景,頭顱與粉應櫻相映,人潮擁擠,幾乎寸步難行。大家都要來京都賞花,也只能得此必然結果了。

我原先計畫的旅程裡有兩天一夜的舞鶴行,因為它從京都前去不甚遠,火車可達。

舞鶴位在日本海側,是舊日本海軍的要港,有一些海軍學校和設施。二次大戰後,這裡是日本到中國和朝鮮的軍民回國的指定港口,在中國東北遭蘇聯俘虜到西伯利亞集中營的日本軍人,後來得以回國時也在此處上陸。當地建立了「舞鶴引揚紀念館」,展示一些相關文獻資料。

想去舞鶴看看還有兩起閱讀上的蠱惑。一是鏑木蓮的推理小說《東京歸鄉》,內容是從西伯利亞戰俘集中營到歸鄉多年後的幾起相關連的悚慄謀殺,舞鶴自然是重要的場景。

另外一部則是宮本輝的書信體小說《錦繡》。男主人翁有馬靖明國中二年級時因父母雙亡,被親戚從大阪帶到舞鶴收養,和同班同學瀨尾由加子有段無猜的回憶。多年後,已婚的有馬出差到舞鶴時想起了由加子,重逢開啟了一段婚外情……。

宮本輝在《錦繡》和另一部小說《月光之東》裡都分別敘述了成年男子對少年時代無視貧窮、無視他人眼光的清純愛情的眷戀。由加子家是個小香菸鋪,我想到《錦繡》時,總想起有馬穿過曬魚工廠林立因而腥味撲鼻的街道往由加子家的景象。

山明水秀不一定是旅行的至上選擇。我沒期望舞鶴是多麼美麗的地方,《東京歸鄉》和《錦繡》裡,舞鶴給人的氛圍都是陰鬱的,宮本輝在《錦繡》裡透過男主人翁就這樣形容:「東舞鶴在京都北端,是個瀕臨日本海的安詳小鎮,冬天下雪、夏天溼熱,其他季節幾乎成日濃雲密布,海風夾塵,遊客稀少。」

不知甚麼原因,「遊客稀少的舞鶴」在我預計前往的那晚,適合的旅館民宿都滿了,其他日子又不好挪,最終只有放棄,以待來日。

京都太擠了,有點敗興,但只要離開了京都,我們安排的次要地點就好多了,大津、奈良和大阪撐起了這趟旅行比較美好的部分。

行程由關西機場進出,最後一天的早上,我們在大阪中之島邊的堂島川乘船遊河賞櫻。大阪與其縱橫的河川是宮本輝文學的原點,我很難不想到《泥之河》,影像是小栗康平改編的電影。遊河中我也從河渠的遠處看到了大阪城,旅行歸來不久,我在大銀幕重看了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恰恰看到了一個相同角度的大阪城空鏡。

《泥之河》與《東京物語》都是黑白片,黑白影像或許適合像我這樣的人的記憶。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423000903-260115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