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21日

上周和幾位學界朋友討論兩岸服貿協議審查進度時,大家雖關切國會是否將敷衍了事,但至少還懷抱些許實質審查的期待,因此,我根本難以相信周一下午立法院委員會聯席會議是在毫無討論的情況下,作成「本案已逾三個月期限,依法視為已經審查,送院會存查」的決議。當本該實質審查的重大法案,透過召集委員的喃喃自語在30秒鐘內變得違法違憲卻毫無轉圜餘地時,我們唯一的選擇,是在立法院前開始靜坐抗議。
我很清楚自己的抗議是起於身為公法學者的最終紅線遭到冒犯,而隔天晚上大批學生進入立法院議場時,在稍感意外之餘,我選擇立即釋懷與致敬。畢竟,年輕人面對這個說謊耍賴成性的政府,以「佔領」逼迫其給個起碼的交代,該是不得已但唯一的選擇。
當馬總統要求大家溫和理性和別做歷史罪人時,我的疑惑是,當政府悍然拒絕提供正確資訊給人民當作溝通對話基礎時,到底有何道德正當性可以轉而指責前途無望、怨懟滿腹的年輕人?當馬總統誓言台灣必須向國際社會展現貿易自由化決心時,怎不向大家清楚解釋何以台灣與中國簽署的ECFA,遲遲不通知WTO?難道馬總統是以明顯違反WTO協定相關義務的方式來展現決心。


黑箱作業令人厭惡

政府長期浪費大量公帑,透過媒體和特定學者智庫包裝宣傳服貿協議,卻完全不願在公開的國會實質審查其內容,令人厭惡已極,再加上選擇性釋放甚至扭曲國際訊息,並透過偏頗解讀將之美化成利己的故事,除了冒瀆知識之外,更是高度侮辱無數公民的判斷力。在議場內外抗議聲援的學生,不過是在表達大家不願繼續忍受政府對人民智商的凌遲而已,何過分之有?
議場內學生不時呼喊的「捍衛民主」口號,是一面照妖鏡,映照出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地拒絕公開資訊,將事關重大的兩岸協議曲解為法律位階極低的行政命令,並且毀棄逐條逐項實質審查的朝野協商結論此種惡行。立法院內外不斷集結的群眾,不見得人人反對服貿協議的內容,然而,當行政權和立法權多數蓄意聯手排除正常民主程序得以合理運作的機制時,當人民可用的法律途徑都遭到刻意阻斷時,除了行使抵抗權,還有什麼選擇?
坐在議場地上與學者討論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的內容時,腦海裡不斷輪播的是政府在諸多民主法治人權爭議上「依法行政,謝謝指教」的不堪嘴臉。看著網路上傳播的暴民新聞觀,心裡則是無限的疲倦:如果你認為憤慨的成年大學生在非常悶熱的議場內喝啤酒解渴,是不可饒恕之錯;那麼,何能對宴飲無度的內閣官員長期容忍?何能無睹於行政院派出空前的警力進入國會自治的領域內,逼迫警察和學生弱弱相殘?

敷衍質疑信任崩解

執政黨處理服貿協議時用的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老套,達到目的後還以「去問法學專家」來敷衍各方質疑,這已超越多數暴力的層次,進一步徹底崩解了人民將審議治理之責付託給國會的民主信任。無論投票傾向為何,人民都不可放任政治程序代理人養成「亂假為真,以錯為對」和「不管你接受與否,我說了就算」的指鹿為馬惡習。試問:當信任崩解,佔領哪是意外?如果獨裁即將成為事實,革命不就是真正愛國者的基本義務嗎?因此,不管這場佔領如何發展和落幕,要堅守價值,要勇敢面對,更要不怕責難,是立法院內外的我們,身為台灣這個生活共同體的我們,應該集體信守的承諾。

台大社會科學院專任教授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321/35714989/%E8%98%8B%E4%B8%AD%E4%BF%A1%EF%BC%9A%E7%95%B6%E4%BD%94%E9%A0%98%E8%AE%8A%E6%88%90%E9%9D%92%E5%B9%B4%E7%9A%84%E5%94%AF%E4%B8%80%E9%81%B8%E6%93%87%EF%BC%88%E5%8A%89%E9%9D%9C%E6%80%A1%EF%BC%8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