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09 01:36
  • 中國時報                
  • 【陳雨航】

    平戶是位在長崎縣北邊的一個大島,一衣帶水與九州本土相望。我們早上八點半從福岡搭西鐵巴士,沿北邊海岸過來,在伊萬里轉松浦鐵道火車,到號稱日本本土最西端的火車站田平平戶口下車,再轉巴士,渡過665公尺的平戶大橋,未久即穿過寧靜的市街抵達終點站平戶棧橋,時已過午。

     這一帶位於南北長形島的北邊,有許多古蹟名勝匯聚。棧橋附近就是十七世紀荷蘭人開設商館之處,設立當時面臨競爭對手葡萄牙人和中國人之故,商館帶有濃厚軍事戰略據點的意味。各國商館後因幕府鎖國政策而遭摧毀,如今只能看到一些殘跡。

     我們按圖索驥,在海邊的荷蘭碼頭、倉庫遺址駐足一會,然後沿著依山而建的荷蘭石牆邊石階往山上走。山上是崎方公園,聖方濟各沙勿略(St. Francis Xavier, 1506-1552)紀念碑和三浦按針(William Adams 1564-1620)夫婦塚建在那裏。

     沙勿略是最早到日本傳教的耶穌會教士,但他在日本的時間並不太久,一心想到中國去的他,計劃遂行未果,因瘧疾死於廣東南方的小島。紀念碑建於沙勿略來平戶400年後的1949年。

     那個時代每一個到海外的人幾乎都是一則傳奇。沙勿略還到過印度臥亞、馬六甲等地,看起來是傳教士兼冒險家。三浦按針則是英國的水手,加入五艘船隻組成的荷蘭船隊前往日本,途中九死一生,只有他擔任航海長的那艘船漂流到現今九州大分一帶,經日人援手,得以上岸。當時正是西歐各國紛紛來日通商之際,三浦按針後來被招至江戶,頻受德川家康垂詢西歐各國情勢,以作判斷,可說是德川家康的外交顧問。同船到日本的船員都獲許還鄉,只有三浦按針因為獲得德川家康的優遇,反而未能如願,家康賜俸錄給三浦按針並安排他娶御用商人之女阿雪為妻。三浦懂得造船,家康因之命他在伊豆半島的伊東先後造了兩艘西式帆船。家康死後,政策有變,三浦按針未能見容於二代將軍秀忠,移往平戶,在平戶鬱抑以終。

     我第一次知道三浦按針是前些年在伊東港邊,他當年在那裏造船之處的紀念牌上說明了他的事跡,沒想到平戶是他離世之處。夫婦塚其實未必有三浦的骨骸,因為禁教後他埋骨的英國人墓地也遭摧毀。三浦誕生400年後,1964年築建夫婦塚時,是從崎方公園附近「傳說」的三浦按針墓裏挖掘出部分遺骨,加上三浦妻子墓邊的三顆小石子而成。這裏說的三浦妻子並非阿雪,乃William Adams年輕時在英國娶的妻子。

     當然不會忘記鄭成功誕生在平戶,鄭氏的一生不只是一則傳奇,且是一段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歷史。在第二天前往平戶島的南方時經過鄭氏誕生地川內浦,那是處靜謐的小漁港,有一座小小的鄭成功廟,是從台南的延平郡王祠分靈而建的。我們未曾前往,想著到台南時再度參拜延平郡王祠來彌補遺憾。

     我們的長崎旅行計畫,原先主要是放在佐世保和長崎市,後來因為長崎市旅館訂房不順,必須慢一天進入這個城市,所以由北而南,先在平戶過一晚。一個平凡的小鎮,或許一宿夠了,但對東西方交會的歷史之城而言,便感到錯失了許多。

     歷史之流浩瀚,錯失交臂無有盡時,終究我只是亂走一場。崎方公園後方有一處櫻木環繞的小小棒球場,我們走過時,十一月的雲陰下舉目無人,一片蕭索,我腦海裏卻不期然融出了春天櫻花漫爛之際,兒童球戲,家人樹下野餐的景象,空氣裏流蕩著歡快的童語喧嚷。

     在平戶,或也可以在其他地方。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3100900454.html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