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5-24 02:11
  • 中國時報
  • 【朱雲漢】

     上個星期世界貿易組織(WTO)正式宣布,下一任的世貿組織祕書長將由巴西駐WTO大使阿茲維多(Roberto Azevedo)出任,他在眾多角逐者中脫穎而出,獲得絕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的堅定支持,尤其是金磚五國。

     阿茲維多壓倒了另外一位呼聲很高的候選人:墨西哥前貿易部長布朗柯(Blanco)。雖然布朗柯也來自拉丁美洲,獲得美國與西歐國家的強力背書,但卻無法得到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的青睞,因為布朗柯屬於典型的「芝加哥幫」(Los Chicago Boys)。他畢業於新古典經濟學大本營芝加哥大學經濟系,並為鼓吹市場萬能的新自由主義學派大師佛利曼(Milton Friedman)之得意門生。

     絕大多數開發中國家對布朗柯這樣的背景具有戒心,因為「芝加哥幫」在拉丁美洲推動的「華盛頓共識」改革路線早已被絕大多數南美洲選民所唾棄。而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相信阿茲維多更能兼顧他們均衡發展的需要,更能兼顧弱勢群體的需要,不會成為美國的利益代言人。

     阿茲維多可以說是臨危受命,因為WTO的地位正日益邊緣化。過去十年風起雲湧的雙邊與區域自由貿易協定,正迅速支解全球多邊自由貿易體制。越來越大範圍的國際貿易即將納入排他性、差別待遇的貿易遊戲規則的管轄;這些原來屬於WTO架構下的「例外安排」,卻即將成為主導性、常態性的安排,全面侵蝕WTO架構下無歧視、普遍最惠國待遇的基本原則。

     像是美國積極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以及最近即將啟動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都是超級規模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目前參與TPP談判的國家之經濟總量相當於全球GDP的五分之二,貨物貿易額總量占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跨大西洋的貿易規模也相當於全球貨物貿易總量的三分之一,並占全球服務業貿易總額的四成。這兩個高門檻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很多規定都將為美國與西歐的企業利益量身訂作,並將涉及各國金融、勞工、環保、食品安全、政府採購、智慧財產權等監管體制,所以大多數開發中國家都達不到門檻而將被拒於門外。

     要重振WTO在制定全球貿易規範的主導地位,就必須讓躺在加護病房多年的「多哈回合」多邊談判起死回生,這對阿茲維多而言這是一項極為艱鉅的挑戰。最困難的不在於如何說服美國與印度在農業補貼議題上各退一步,化解導致二○○八年談判破裂的主要障礙;真正困難的是,如何破解各種不利於發展多邊自由貿易體制的政治形勢。

     最關鍵是美國的戰略思維已經出現重大轉變。過去美國大力提倡多邊自由貿易體制,現在不再認為在WTO架構下推動貿易自由化符合自己的利益。第一、美國不再能夠在WTO體制內扮演主導角色;相反的,以印度、巴西、中國大陸及南非為首的開發中國家逐步取得更大的發言權。

     第二、美國無法在多邊貿易談判中取得的讓步,卻可以在雙邊自由貿易談判中,藉助其仍然相當可觀的經濟籌碼讓對手屈服,日後更可以挾TPP或TTIP之份量,逼迫其他開發中國家就範。第三、美國決策者意識到必須重新部署對北京的戰略圍堵,以因應中國大陸綜合國力即將超越自己的威脅;加速推動跨太平洋與跨大西洋夥伴協議,可以將自己與傳統盟邦綑綁的更緊,打亂北京推動東亞經濟共同體的步驟,並限制中國企業在全球價值鏈的晉升速度。

     由於全球生產力的重心不斷移向新興市場國家,歐美在許多領域都面臨強大的產業競爭壓力,在美國與西歐內部支持自由貿易的政治聯盟也正在逐漸鬆動。尤其在二○○八年世紀性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經濟復原的力道微弱,歐洲可能陷入長期的停滯,年輕世代大量失業幾乎無解,社會保障體系搖搖欲墜,保護主義聲浪與排外情緒日益高漲,有關自己國家利益受損而中國才是WTO架構下最大受益者的質疑此起彼落。這些政治阻力都會讓重新啟動多哈回合談判更為艱難。

     多邊貿易談判停滯不前,對台灣而言非常不利。因為在WTO架構下,台灣可以享受普遍最惠國待遇的庇蔭。在雙邊談判中,我們的經貿籌碼有限,每談判一回合的自由貿易協定就會被剝一層皮,尤其面對美國這樣一個享有絕對優勢的談判對手,坦白說台灣朝野要有任人宰割的心理準備。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政治學所特聘研究員、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3052400472.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