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21 01:22
  • 中國時報
  • 【陳永峰】

     一般來說,真正的工程師不太說話,也不太對專業以外的事物發言。工程師們大多只在乎同業間的評價與信賴,對於業餘者的批評通常不屑一顧。不過,據報載,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前身為核工系)透過系友會發起一人一信,希望在社會一片反核浪潮中,提出專業意見,讓社會聽到多元的聲音。筆者作為一個社會科學者,包含各種意義,對於工程師集團的發言充滿期待。

     一九六五年,日本東京大學工學部送出第一批「原子能工學科」的畢業生。當年,核子工程在東京大學工學部中是最受歡迎的科系。另一方面,台灣清華大學的「核子工程學系」成立於一九六四年,第一屆畢業生理論上出現在一九六八年。與日本東京大學只差三年。台灣在各種學術領域,形式上的出發點只差日本三年的領域不多。核工可能是其中之一。

     更有意思的是,晚近,兩校在系名更改的時間點上也不遑多讓。東京大學工學部原子能工學科於一九九三年更名為「系統量子工學科」,台灣的清華大學則在一九九七年改名作「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兩校大概沒有商量,也無從商量,不過實際上只相距四年。硬要計算的話,創系系名前者存在了大約三十二年,後者則存在了三十三年。兩者存在期間的長短幾乎一樣,雖然意外,不過在科技史上必然有其意義。

     雖然,台日兩國在基礎科學的發展上差距頗大,諸如科學、化學、物理、原子、分子、量子,甚至時間、空間等語皆來自日語的先譯。但是關於原子能相關科系的設置,在時間序列上卻距離不遠。這表示戰後核子工程的發展,確實與時代的要求一致,台灣與日本皆不能不接受美英的核工技術。而,不約而同的系名更改,先後在日台發生,不需多作聯想,當然具有超越時空的時代意義。毫無疑問,這與核子或原子能在社會失去魅力有關。雖然,這與學術或工程師的專業完全沒有關係。

     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從一九六四成立至今,依然是台灣唯一的核工科系。此一現象,不知道如何說明。不過,長期處於無競爭世界的專家,往往容易被自己或集團的專業所蒙蔽。這是日本三一一核災提供日本工程師集團的最大教訓。

     無論如何,期待核工專家與公民社會任何形式的對話。當然,也許有讀者認為,核工專家必然支持核能工業的持續與發展。不過,事實並不一定如此。事實上,日本京都大學所屬的原子爐實驗所至少就出現過六名長期以反對核能工業為主張的核能專家。其中包括近來在台灣也極為知名的《我們不需要核能發電》一書的作者小出裕章。

     專業與社會的對話如果得以實現的話,說不定這將是「核四公投」過程中,超越公投結果的最重要意義,也是台灣社會邁向「脫民粹」的里程碑。值得期待。

     (作者為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京都大學法學博士)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3032100477.html

廠長發聲 「核四是安全的!」

  • 2013-03-25 01:38
  • 中國時報
  • 【李宗祐/台北報導】

     面對停建核四聲浪,核四廠長王伯輝透過電子郵件抒發第一線工作人員心聲。他說,各界對核四的諸多批評「幾近無情及殘酷」,引用的卻都是建廠初期與中期已解決的問題。

     王伯輝在信中提出核四廠近年陸續完成八項重要測試強調:「以往我們很低調,但在這種氛圍下,我不得不大聲說:核四廠是安全的!」他強調,核四目前正在準備廠房結構完整性與廠房負壓等重大測試,「我們已準備了很久,也完全在掌握中。」

     這封署名「致郭位校長(香港城市大學校長,也是中央研究院士)」的電子郵件,近日在核能學界不斷轉寄,也讓外界了解核四再掀停建爭議後,備受責難的第一線工作人員的處境。郭位是清華大學核子工程系畢業校友,也是我國目前在國際學術界最具聲望的核能學者。

     王伯輝信裡坦言,核四廠在建造初期及中期,確實有設計和施工未得當的狀況,但均已採取適當工程技術解決。核四目前進入試運轉測試,過程必然會發現問題,但都在控制中。

     王伯輝強調,他列舉的八項重要測試都是一次成功,甚至打破以往其他電廠(含火力)測試紀錄,每個步驟都用嚴謹態度確認。針對緊急事故也擬妥完整應變措施,必要時為確保民眾生命財產安全,「廢廠」也在所不惜。

     「我生於南部農村家庭!」王伯輝說,他跟大家一樣,對台灣這塊土地有深厚感情,「台灣是我的母親」,身為一名廠長、工程師,不涉及任何政治煽情,必會盡全力蓋個安全的電廠。核四對台灣未來能源具有關鍵性地位,豈可輕言放棄。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5/112013032500078.html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