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小書雖然年代有點久遠,但書中處處充滿了歷久彌新的智慧箴語,有如空谷之跫音,讀完在心中留下一個關懷自己的迴廊空間、祕密花園,空氣中還留有咖啡香,可以不時深深地吸一下、靜靜地品味其芳香。

「關懷」這個主題看來如此嚴肅甚至有些說教,在作者米爾頓.梅洛夫(Milton Mayeroff)筆下卻像是一種內在的自剖揭露,作者既深入人性的核心,也出入於人心與人心間的真情實意。梅洛夫娓娓說出了我們真實的願望、需求、心理狀態、人性現象、矛盾掙扎,洞察了以關懷為生命核心,既呈現出「活著的過程便已足夠」的安身立命,也直指關懷會表現「無我」的生命本質。這既有如中庸所言「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的人間白話版,也像是老子「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的現代西方詮釋版。這特別要感謝本書中譯者在字斟句酌中、出入於文化的用心領會,才能讓我們讀來有融於東西文化的高度感。

我們常常會聽到一些「追求卓越」、「超越自我」的勵志口號。這其中潛藏著的,往往是競逐外求後的失去自我。我們也常常感受到生存競爭的壓力,而覺得自己都關懷不好了,哪裏有閒情去關懷別人。學者林火旺教授以「道德是幸福的條件」為題,論證人要幸福,就要以德行於世,條件是交換的,清楚明白。本書作者則以深入情感為依歸,提出以別人或自己的成長為目的,而去關懷別人和關懷自己。不論是何者,最後是相通的,關懷自己和別人不只帶來自己和別人的喜悅和成就,更重要的是在這交流、接納的過程中,生命互相得到滋養,過程本身就豐足,結果也有回饋意義,現化人常有的疏離無力感開始消退於無形。

但這樣的關懷學習,是個漸進的歷程,因為不只關懷的對象不可以操控,包括自己在內,也不可以預測。作者善於以東方禪式的吊詭語言,來表述活生生的存在狀態,正需要我們也以活生生的生命狀態與之迎面相對。

如在第十六章「關懷時產生的罪惡感」如此寫道:

 「由於我認同於對方的成長,且某種程度上將對方的成長視為我的延伸,因此當我忽視對方成長的同時,我對自己的回應也不若以往。一如正直的人因失信於他人而背叛自己,忽視對方的成長也代表一種對自我的背叛,而良知會帶我回到對方跟我自己,當我修補與對方之間的裂痕,也就修補了我內在的裂痕。」

 我與我所認同要關心的對象,像是鏡子一樣地面面相映,關懷創造讓我們真誠面對自我情感狀態的場域。每一個誤解或破裂,都在打開面對內在自我的契機,每一次的面對,都是在深入生命的底層,「重新檢討這份關懷」。

作者又在第二十七章「可理解性與深不可測」如此寫道:

 「如果說可理解性(intelligibility)意謂在世界上安身立命(be at home in the world),人類最終的安身立命不是透過控制或解釋或欣賞事物,而是透過關懷與被關懷。」

 這裏的「可理解性」像是我們常說的「懂得」,或「相悅以解」、「莫逆於心」。我們再如何地追求卓越,最後還是回歸到人與人間的互相懂得、進而互相關懷,這才是感受人間美好的本質。偉大的藝術作品、偉大的科技產品、偉大的政治宣言,最終也是在為人間的溫暖關情下註解和提供便利條件。我們自己生命本身的專注、情感流露的舒暢、四海皆可為兄弟姊妹的信任、愛情的無嫌隙等,這些都是以自己生命的關懷為核心,去聚合如此的因緣,成就如此的安立。吊詭地說,是生命本身的關懷意向,成就了有關懷能量的生命本質。捨此無他。

筆者研究美國女教育哲學家奈兒.諾丁斯(Nel Noddings)一九八四年的《關懷》(Caring)一書時,她書中特別提到「關懷的最高目的是為了幫助對方的成長和自我實現」,如今再次拜讀梅洛夫這本一九七一年的《關懷的力量》(On Caring)中文譯本,更直接感受到諾丁斯在論述女性對於關懷經驗的貢獻時,深刻地受到梅洛夫的影響。諾丁斯除了延續梅洛夫的論述以外,也提點了女性的生命經驗,更貼近梅洛夫所言在關懷他人中成長的狀態,不只女性應更覺察、肯定這一點,而是所有的人都應更覺知地懂得這人性的光輝,給其一份在安身立命中應有的「懂得」和珍重。

這是一本雋永的哲學小品,放在案頭忙碌中抽空隨手翻閱也可,齋戒沐浴後全心放空拜讀也可,一種回歸自我、不忘初衷、重新梳理的心情,即已靜靜在潛意識的最深處偷偷萌生,不只遙契梅洛夫這位美國男哲學家的智慧,也遙契古往今來眾多在自己的生命旅途中,曾有所懷疑、但終是無怨無悔無我地奉獻於所愛的人們。

 

方志華

台北市立教育大學  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含課程與教學碩士班)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