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設計以靈魂》推薦序:有靈魂的人造物

 文/仁寶電腦創新設計本部副總經理 陳禧冠

  不久前,去了一趟蘇州,參觀了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先生的封刀之作——蘇州博物館。在一片充滿中國古典建築物的區域裡,這新建物造得亦道統也新穎、既融入也突出。

 

  震懾之餘,重新對於傳統與現代的價值觀有了更深入、卻也更模糊的新理解。

   乍看之下,傳統工藝與現代科技是位於光譜兩端的相對概念,對於一般讀者而言,應該不致於混淆。傳統工藝代表世代祖先傳承的文化與智慧集大成,並且以具有溫度的載體,記述祖先傳承的宣言、外顯代代延續的手藝。另一方面,現代科技則為運算精準與邏輯推演的結果——是與非、有或無、零與壹,毫無模糊的空間,更沒有從類比角度解讀的餘地!

   不過,參觀過蘇州博物館的讀者,一定都能有感受到整體建築氛圍,散發著精確推演的風格,精密的程度完全不遜於貝大師為香港中國銀行設計的中銀大廈(Bank of China Tower, Hong Kong)。然而,如果再仔細咀嚼,又處處可見運用大量的中國傳統建築語彙,讓身為華人的參觀者都有一種歸屬感!

   我在參觀時,不禁心想:「這到底是一座精確設計的現代建築符碼?還是遵循古法打造的傳統地方文化產物?」

   駐足其中的一瞬之間,讓參觀者產生時間彷彿凝結的冥想,容許我們從容地細細品嚐著這座經過精密規畫的博物館,以及重新詮釋的中華文化。

  頓時,我突然茅塞頓開——其實,光譜的兩端並非對立,而有可能結合!?然而,結合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工業設計在某個層次上,代表的是「為了符合經濟效益與證明大量生產的實作」。縱使任何人造物存在的本質,大部分都是為解決人類生活上的大小問題;然而,包浩斯(Bauhaus)的現代設計哲學啟發我們,任何物件的產出,只有能被有效率地大量生產時,才是能造福大眾的德行。

   相對地,在光譜另一端的傳統與地方手工藝術,則象徵著「以類比經驗披覆的人造物」,也就是保留著所謂的溫暖,但是,「有溫度的手感」卻無法極大化,也不能大量生產。比方說,手抄紙、陶瓷器、竹籐編物、手工漆……等。雖然,這些也同樣是人類技術的結晶,然而,因為其生產過程幾乎完全依賴匠師的巧手,方能細緻地刻畫,演繹具有人文的溫度與質感。所以,其最終面貌的呈現,即成為創作者詮釋技藝的畫本。

  在本書中,喜多大師因其深厚的人文素養,與身為工業設計師的扎實科學基礎訓練,一再嘗試著融合位於光譜兩端的傳統與現代,串聯工藝與科技看似毫無交集的元素;並以彰顯日本文化靈魂(精神)為呈現主軸,重新定位與刻畫「應用傳統工藝設計的現代工業產品」。

  這種以傳統文化為創作理念核心,以科技設計為量產經濟規模解答,交織出一個新的橫越時空、卻又能被辨識的根文化。

  這樣的創作,因非出自無生命、冷冰冰的機台,所以,也帶著「非完美的獨一性」——而這種「非完美」,不就是我們長久以來一直在追求的「人性的溫度」嗎?

  我相信,大師如貝聿銘、喜多俊之,已然到達一個「見山又是山」的思想超脫境界(大師們已經歷「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的二階段)。在不受摩爾定律(Moore's Law(註)毒害下,大師們擁有如傳統工藝的師匠花費畢生精力,「闡述器物的故事」般的內涵;同時卻也握有現代科技技術,執行器物大量複製的任務以符合經濟效益,進而產出「有靈魂的人造物」,尋求與地球永續存在之間的共容平衡——這,就是大師之所以成為大師的原因!(本文作者為仁寶電腦創新設計本部副總經理)

註:【摩爾定律(Moore's Law)】由英特爾(Intel)創辦人之一戈登摩爾(Gordon Moore)在1965年提出,主張「每個晶片上可容納的電晶體數,約十八至而二十四個月增加一倍」的法則。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