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10
  • 中國時報
  • 【吳音寧】
  •  

         立夏了,春雨卻姍姍來遲。日前彰化、雲林、南投農田水利會的會長及代表等數十人,齊赴鹿港鎮龍山寺舉行祈雨儀式。大夥拿香朝天拜,祈求神明賜雨水。這幕戲,透過電視播放,透過報紙刊登,看在缺水灌溉的農民眼中,簡直可笑、荒唐又備覺辛酸。

         祈雨者是些什麼人?是掌握農業灌溉用水的當權者,其權力,透過灌溉渠道遍達所有農地;水在他們手裡。依《水利法》應優先將水供給「家用及公共使用」,再來是「農業用水」,第三順位是「水力用水」,之後才是「工業用水」,但多年來,用水順序有照規定嗎?法令擱著,對政府「依法行政」的諷刺。這諷刺迫使《水利法》補了個「例外」,規定:「前項順序,主管機關對於某一水道,或政府劃定之工業區,得酌量實際情形,報請中央主管機關核准變更之。」於是,工業區「得」優先。

         為什麼工業用水得以優於家用、農用、公共用水?以這次彰、投、雲三縣農田水利會聯合祈雨為例,會長們彷若替農民同感憂心,表示「再不下雨,稻米產量恐砍半」、「濁水溪水源枯竭,目前集集攔河堰入流量只有十五CMS(每秒一立方公尺),彰化水利會僅分配到十一CMS,缺水率近六七%,已達一級旱災」、「農民都『剉咧等』……」,但是,事實是這政府太習慣、太嫻熟於說一套,做一套了。

         貌似體恤農民的祈雨背後,彰化農田水利會,正在做的是代為發包一個預算都還沒有通過的廿二億的工程,名為「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四期(二林基地)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預計從已經嚴重缺水的集集攔河堰,每日再抽出三萬噸水賣給國光石化,六.六五萬噸水賣給中科四期。國光石化確定不蓋在彰化後,此條長達二十四.五公里,配置深達五米、廣達數十公頃的水泥沈沙池的越域引水計畫,卻沒有重新檢討的跡象。「農田」水利會最大的職責,不是在確保農田有水灌溉嗎?什麼時候卻成為「轉運站」,主要在調度農業用水去給工業使用?

         為什麼春雨不來,山林乾旱,蟲魚植物枯竭死去,農田乾旱龜裂彷若農民皺起的臉,政府限水、停水的通知不停發出警告,但是全台大型工業區日夜轟隆隆的運轉,一秒、連一秒都不用停、不可停--那從集集攔河堰、從台灣這座小小島嶼遍佈各水源頭至今密集興建的八十四座水庫,攔截生命之水,專管,長距離,廉價出賣給資本家的水,可是點滴都被嚴密保護著,必須確保「穩定供水」。

         而專管送水給一處處、越來越多的工業區後,河床枯竭揚塵、飛沙走石形成沙塵暴、魚蝦貝類等生物滅絕、植物也渴死了、水田原本像濕地具有調節及涵養地下水的功能,當農業用水被奪取,這功能也沒了,徒叫無水可耕的農民領取「休耕補助」。無水灌溉,哪來農業?沒有農業,就沒有糧食,沒有糧食,人如何存活?水就那麼多,或說就那麼少,總量是一定的。當農田水利會長對媒體表示,目前農業用水缺水率達六七%,轉個身,面對農民質疑:那怎麼還有農業用水可每日調撥六.六五萬賣給中科?面對學者專家提出,若調度農業用水去給中科,恐將影響沿線將近一萬公頃農田無水可耕。農田水利會卻端出笑臉保證,不會、不會影響?怎麼有辦法將自欺欺人的謊言講得如此順溜?

         人類及所有動植物賴以存活的淡水僅佔地球總水量的○.六五%,就這麼循環著,分配來分配去。重點在於,這樣袒護少數階層的分配,合理嗎?對人民是好的嗎?對環境是好的嗎?是該戳破謊言並大聲質問的時候了!(作者為作家,著有《江湖在哪裡?》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51000447.html

     

    治水荒 切忌病急亂投醫  by 彭明輝

  • 2011-05-11 01:08
  • 中國時報
  • 彭明輝
  •  今年春雨創下七十六年來的最低紀錄,而梅雨量銳減,以致全國陷入嚴重的水荒。因此水利專家紛紛建言蓋水庫,而李鴻源則在民視訪問時表示「台灣的農業用水所佔百分比偏高」,暗示要減少農業灌溉用水。

     解決水荒有許多可能方案,按其後遺症由小而大排列,應是:一,將既有高達二二%的自來水漏水率徹底解決;二,合理調整水費,以價制量;三,貫徹河川與水庫上游管理,減少水文破壞與水庫淤積;四,調整產業政策,降低工業與民生用水需求。我把減少農業灌溉用水與建水庫當作萬萬不得已與萬不得已的後備方案,因為後遺症太大。

     台灣的各領域的專家從來沒人去想一個真實的問題:根據牛津大學最新的研究,十年內全球石油供應量將僅達需求的一半,使得油價猛漲,而將今天用戶中的一半逼出市場。跨越太平洋的穀物運輸經濟效益最低,屬於會最早被迫退出市場的客戶群。如果穀物不再跨越太平洋,台灣每年消耗的八、九百萬公噸穀物中只有一百萬公噸的米是自產,其他穀物要從哪裡來?亞洲的糧食無法自足,大陸進口大豆與玉米的量分別佔全球排名第一和第五。如果毫無節制地把灌溉用水撥給工業和民生用途,十年後我們吃什麼?

     殷鑑不遠,二○○八年油價漲到每桶一二○美元時,玉米在美國上船每公斤五元,在台灣下船時每公斤十一元(運費六元),行政院因而被迫特許從大陸進口玉米。此外,全球氣候極端化導致全球主要農糧產地紛遭三十年來最大水、旱災,乃至於百年來最大降雨量和洪澇,以致於全球糧食儲存量從二○一○年五月的八二‧四天急遽降到二○一一年二月的六十九天,低於安全存糧的七十天。今年上半年全球又是水旱災不斷,加上福島事件使日本農、漁業減產,全球距離第二次糧食危機已經近在咫尺。我們還要為了工業與民生用水的浪費而犧牲農業嗎?

     過去十年的政策無視於農業價值,使得農學院紛紛改系名,率先離農,而年輕人也不願投入農業。因此,十年後我們最需要提高糧食自給率的時候,將找不到農民。那時候,我們吃什麼?如果倚賴從大陸進口,那將意味著台灣自主性的徹底消失,從此無須再談統獨。

     文化大學的劉廣英教授在公視「有話好說」裡提醒觀眾,雨量銳減的主因之一是:台灣上空氣溫升高,引起微氣候變化,而使得降雨帶東移到花東外海。假如這是事實,蓋水庫將是牛頭不對驢嘴的錯誤方案,而應該針對氣溫升高與微氣候變化的原因找對策。無節制的高耗能產業與油電補助當然是促成氣溫升高的首要因素,但是國外文獻也指出:農田灌溉面積減少會導致地面與上空溫度上升。果如此,減少灌溉面積有機會將降雨帶進一步推向東移,以致降雨量進一步減少。這是我們要的後果嗎?這是水利與經濟專家要的後果嗎?

     高油價對原物料缺乏的台灣將帶來極端嚴峻的衝擊:公共運輸體系薄弱的台灣,如何解決高油價下的運輸困境?能源缺乏的台灣,如何在高油價下避免四座核電廠變八座?油、電、糧齊漲的長期趨勢下,競爭力薄弱的產業如何轉型,失業與貧富差距問題如何解決?在一窩蜂的論文炒作下,這些攸關台灣存亡的議題都沒有人在研究。

     此外,國內中壯年的學者專家研究領域過度侷促狹窄,因此政策建議與決策過程嚴重地眼光短淺,視野狹窄。五年五百億立意良善而禍害無窮,農業政策也是只顧今朝而不顧明日,而產業與能源政策更是無視於高油價即將帶來的嚴峻衝擊。這一群專家、學者既沒有跨領域的整合能力,也沒有跨時間的視野、思維。他們到底會把台灣帶向光明,還是萬劫不復的沉淪?(作者為清華大學動力機械教授)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10511000430&cid=1206

    創作者介紹

    經濟新潮社EcoTrend官方部落格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