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2013-06-28 01:15
  • 中國時報
  • 【朱雲漢】

     最近韓國首爾論壇鄭求炫會長來台灣訪問,他心中有一個巨大的疑惑,為何韓國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是台灣的二.六倍。我與他花了一個多鐘頭探討這個弔詭現象背後的主導因素。

     二十年前韓國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起薪與台灣大致相當,經過了二十年,韓國的平均起薪遠遠超過台灣,因為他們的薪資成長基本上跟得上經濟成長速度,而台灣的大學生起薪二十年如一日。

     在這段期間,韓國的物價指數增長速度的確比台灣快,所以韓國國民所得的實質購買力不如台灣。以二○一二年為例,在台灣一百美元的購買力相當於韓國的一三六美元。台灣的薪資如果僅僅比韓國低三十%,在實質購買力上幾乎沒有差異。但也可就此推論,購買力的差異完全不足以解釋為何台灣與韓國大學生的起薪差距演變成如此巨大的鴻溝!

     另外兩個可能的原因也被我們兩人排除在外。第一,兩地薪資差距並不是因為韓國大學生的素質比台灣大學生高,從各種比較勞動力素質的國際指標上來看,台灣並不比韓國遜色。其次,這也不是因為台灣大學生就業市場的供需失調問題更為嚴重;韓國的大學就學率是世界上最高之一,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壓力絕對不比台灣輕。

     有一個流行的解釋是韓國與台灣產業的國際競爭力不同。低薪資現象與台灣產業在全球供應鏈的競爭力有關,台灣出口企業選擇以代工生產方式搶食餅屑般的微利,自然只能不斷追求生產效率的提升和壓低成本,這與南韓企業重視研發、建立品牌、擴大差異化和提高技術含量的策略不同,所以他們可以吸收勞動成本的上升。

     這的確是很關鍵的原因,不過我們都認為還要搭配「勞資博弈機制」的因素才足以解釋兩地薪資水準的巨大落差。理由如下:第一、在韓國也只有少數明星企業集團享有這種差異化競爭的市場優勢,韓國仍有大量不具強勢國際競爭力的企業,尤其是服務業的企業,他們占據勞動市場最大的板塊,但也同樣要付出比台灣雇主兩倍以上的薪水。反觀台灣也有不少中小型企業擁有獨步全球的絕活,在全球供應鏈中占據關鍵位置,成為所謂「隱形冠軍」;但這些隱形冠軍並不需要付出韓國水準的薪資。第二,如果現代汽車、三星電子、浦項鋼鐵也有機會比照台灣的隱形冠軍一樣持續壓低薪資,他們也寧可凍結員工薪資,讓公司的股價更高、股東獲利更大、管理層分紅更多。關鍵在於韓國的龍頭企業沒有這個選項。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彭淮南:台灣不須安倍三箭   2013-6-28

彭總裁談  

 

重貼現率 連續八季維持不動

 

〔記者盧冠誠/台北報導〕中央銀行昨召開第二季理監事會議,符合市場預期連續八季維持重貼現率一.八七五%。對於美、中、日三大經濟體近期貨幣政策,央行總裁彭淮南認為,美國量化寬鬆措施(QE)進場容易、退場難,中國「錢荒」問題已和緩,台灣則不需要日本「安倍三箭」,甚至做得比日本好。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13-06-19 01:26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美國總統艾森豪於一九六一年一月十七日夜晚在電視上向全美發表告別演說,這位五星上將對軍方、退役將校和軍火製造商關係密切、相互依賴及輸送利益的現象,憂心忡忡,極度不滿。他為這個畸形的、有害於國家的症狀定名為「軍產複合體」(military-industry complex)。半個多世紀過去了,艾森豪已墓草久宿,但他的苦口婆心卻如耳邊風,對美國軍產界完全不起作用,大家照樣海撈納稅人的錢。

     更可怕的是,「軍產複合體」(亦可稱為「軍產叢體」)仍在五角大廈、國會山莊和各大武器製造廠呼風喚雨之際,十多年來又出現了足以和「軍產複合體」抗衡的「間諜產業複合體」(espionage-industry complex)。這個從二○○一年九一一事件後大行其道的複合體,以小弟學大哥的方式,直追軍產業,如果不是廿九歲的史諾登(六月廿一日過三十歲生日)揭發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大舉偵測美國和他國的電話與電腦活動,則世人不會知道美國的特務亦像軍人一樣,猛撈納稅人的錢。

     最離譜的是,大批特務,不管是退休的或是現役的,看準了國安局、中情局和其他政府情報機構,根本無法應付每天排山倒海而來的情報資訊,於是紛紛成立民間情報資訊公司,與政府情報機構做生意。這批民間情報資訊公司即是所謂承包商,他們的主要業務是協助國安局和中情局等公家情報組織,偵測電話、電腦並加以歸納和分析。據估計,目前全美已有一千家民間情報資訊公司,搶食公家大餅,其中最大的一家叫布茲.艾倫.漢彌爾頓(Booz Allen Hamilton),擁有二萬五千員工(史諾登即為其中一員),一年營業額達五十八億美元。

     「間諜產業複合體」比「軍產複合體」更荒謬的是,老特務竟然在政府情報機構和民間情報資訊公司輪流做莊,利益輸送的情況遠比軍產業還嚴重。如現任歐巴馬政府的全國情報總監傑姆斯.克萊波(James R. Clapper Jr.),曾做過布茲.艾倫.漢彌爾頓的副董事長;而現任布茲.艾倫.漢彌爾頓的副董事長邁可.麥康納爾(Mike McConnell),在柯林頓時代當過國安局長,又在小布希時代做過全國情報總監。像這樣的「變臉」,從政府跳進民間,又從民間跳回政府,把國家情報事業當成買賣,道德底線在哪裡呢?麥康納爾剛到漢彌爾頓公司當主管時,年薪四百一十萬美元,去年則拿二百三十萬美元,比總統、副總統、內閣部長和參議員高出好幾倍。這批老特務是不會臉紅的,因政府的錢(就是納稅人的錢)太好賺了,史諾登在漢彌爾頓公司當低層情報分析員,年薪就有二十萬美元。

     美國政府和軍方各有一批情報機構,在人手不夠、專才極度缺乏的困境下,只好拚命花大錢找民間承包商,而使得大批民間電腦專家很輕易地在安全調查上過關,可以接觸到最機密的資料,目前全美有一百四十萬人擁有這種資格,其中三分之一是民間承包商(如史諾登)。沒有疑問的,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在舉國上下反恐的憂患意識下已變成一個「監視國家」,政府的特務和民間承包商特務,足不出門即可偵測每一個人的電話和電腦,這些都是高科技的「傑作」。不像當年中情局和聯調局特工要潛入住家辦公室安裝竊聽器,甚至要到郵局攔截信件以便拆閱。上世紀七○年代初,丹尼爾.厄斯柏格揭露《五角大廈文件》(即《越戰報告書》),尼克森政府的特工爪牙偷偷跑到厄斯柏格的心理醫師辦公室找他的病歷,準備抹黑他、搞臭他。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數學差,不是你的錯──別讓學校扼殺了創意!

 鄭國威/PanSci泛科學網站總編輯

 

     先說個我自己的真實故事吧。

  我小學的時候在學校功課排名前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就讀的學校規模非常小,一個年級才兩班,競爭不激烈,另一個原因是我的確有點小聰明,而且蠻喜歡唸書。那年頭,學業功課好,加上比較聽老師的話,很容易就獲得其他課外表現的機會,代表班級或學校去外頭參加比賽,也因此當了好幾年的模範生,拿了個縣長獎畢業。囂張的咧。數學?對學過珠心算的我太簡單了!

  但一上了國中,全都變了。我依舊很用功、大部分的科目考試成績不是滿分就是逼近滿分,但唯有數學,我連及格的一半都拿不到。「數學」,光是看到這兩個字就足以讓我產生頭昏想吐的感覺,甚至還更嚴重些,會緊張到冒汗、肚子痛。老師在黑板上用大大的三角尺跟大圓規畫的圖依舊精美,板書我能抄的都抄了,但我就是沒辦法理解這些數字跟圖形的邏輯。我慌了。

  於是我開始竄改成績單、竄改考卷分數,或是跟大雄一樣,總是以考卷沒帶回家或是丟了為藉口,不讓父母簽名。雖然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很傻,但當時的我真的快被數學逼瘋了,每天提心吊膽。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破大立──難得一見的數學教育好書

洪萬生/台灣師大數學系退休教授

  這本書《一個數學家的嘆息》應該是我所見過的數學教育宣言中最基進的(radical)一篇了。作者保羅.拉克哈特(Paul Lockhart)是一位成功的專業數學家,公元2000年,他毅然轉入紐約市一所涵蓋K-12年級的中小學任教,身體力行他認為有意義的數學教學活動。本書即是他的現身說法,因此,他對於美國目前中小學數學教育的現實之沉重但真誠的嘆息,似乎沒有幾個有識之士敢視而不見。

  事實上,本書(分上、下兩篇)所呈現的願景,乃是中小學數學教育的一種烏托邦。通常我們面對烏托邦,似乎總是看看就好,大可不必認真。然而,我仔細閱讀(英文原文⊕中譯文)之後,對於邀約寫序,多少有些猶豫與掙扎。對照我自己的數學經驗,我將如何推薦本書呢?我自己曾在台灣師大數學系任教將近四十年,主要授課如數學史都涉及未來與現職的中學教師之專業發展,而且也曾指導過幾十位在職教師班的碩士生,所以,我對於(台灣)數學教育現實的興革,當然也有相當清晰的理想與願景。不過,經歷過那麼多的數學教育改革爭議之後,我覺得務實地訓練與提升教師的數學素養,恐怕是最值得把握的一條可行進路。

  話說回來,作者的願景所引伸出來的策略,也並非完全不可行!譬如說吧,在本書結束時,作者語重心長地鼓勵老師「需要在數學實在中悠遊。你的教學應該是從你自己在叢林中的體驗很自然地湧出,而不是出自那些在緊閉窗戶車廂中的假遊客觀點。」因此,「需要在數學實在中悠遊。你的教學應該是從你自己在叢林中的體驗很自然地湧出,而不是出自那些在緊閉窗戶車廂中的假遊客觀點。」因此,「丟掉那些愚蠢的課程大綱和教科書吧!」因為「如果你沒有興趣探索你自己個人的想像宇宙,沒有興趣去發現和嘗試了解你的發現,那麼你幹嘛稱自己為數學教師?

  對許多數學教師來說,要是丟掉課程大綱與教科書,大概會有一起丟掉洗澡水與嬰兒的制式(conventional)焦慮感,儘管有一些教師平常教學時,根本不太理會課程大綱與教科書內容,而只是使用自己或同仁共同編輯的講義。然而,不管你是否贊同拉克哈特的主張,也不管他的主張是否能夠付諸實現,本書是老師、家長與學生都不容錯過的金玉良言,值得我們咀嚼再三。底下,我要稍加說明我大力推薦本書的三個理由。

  本書上篇主題是「悲歌」,依序有〈數學與文化〉、〈學校裏的數學〉、〈數學課程〉、〈中學幾何:邪惡的工具〉以及〈「標準」數學課程〉等五節。下篇主題是「鼓舞」,但不分節論述。上篇文字曾由齊斯.德福林(Keith Devlin)安排,在MAA線上(MAA Online)每月專欄「德福林觀點」全文披露(20083月),獲得大大超乎預期的迴響。在上篇一開始,作者拉克哈特利用虛構的音樂與繪畫之學習夢境,說明相關語言或工具的吹毛求疵,讓這些藝術課程之學習,變得既愚蠢又無趣,最終摧毀了孩子們對於創作模式那種天生的好奇心。或許上述夢魘並非真實,但是,「類比」到數學教育現場,卻是千真萬確。而拉克哈特的立論,是一般人容易忽略的數學知識活動特性:數學是一門藝術!至於它和音樂和繪畫的差別,只在於我們的文化並不認同它是一門藝術。拉克哈特進一步指出: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數學家的嘆息  

一個數學家的嘆息

如何讓孩子好奇、想學習,走進數學的美麗世界

A Mathematician's Lament: How School Cheats Us Out of Our Most Fascinating and Imaginative Art Form

保羅‧拉克哈特(Paul Lockhart)著

 

高翠霜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強化自我效能,脫離被害者循環

文/蔡志浩

  很多人經常感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覺得自己的挫折都是別人的錯。

  這種現象如此常見,是因為歸咎別人是一種保護自尊的方式。每個人都有保護自尊的天性。然而,過度的防衛會讓我們失去對現實的準確理解,也阻礙了自己的成長。

  人們推論事件原因時的自利(self-serving)傾向最能反映此種防衛心態。心理學家發現,人們在解釋自己的好表現時,會認為原因是自己的能力。當表現不如自己預期時,則會認為原因是環境因素。例如:大環境不理想、制度不公平、老闆不支持、同事不配合,諸如此類。

  是的,很多時候個人的能力的確對好表現有貢獻,環境因素也的確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表現。但這些都是部分的原因。人的行為是個體與環境交互作用的產物,不應過於簡化的歸因(attribution)。

  當個體忽略客觀證據,把這種過度簡化的歸因傾向推到極端,就會產生負面影響。心理學家發現,當人們的自我效能感(self-efficacy)較低,也就是說,覺得自己無法掌控情境時,他們會比較不願意主動改變自我與追求成長。到最後,甚至會感到「習得的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覺得自己無法改變環境,而將自己封入絕望的憂鬱情緒中。

, , , , , , , ,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勇氣、熱情、智慧──踏上承擔責任、堅持初衷、解決問題的當責之路

文/楊千

  華人圈的父母對小孩子的期待,大部分在於希望他們聰明,希望小孩子把書念好,將來能夠光宗耀祖。

  然而,大部分的父母並不那麼強調或盼望自己的小孩要有勇氣、要有熱情;甚至,還經常告誡孩子凡事遠離是非、明哲保身。所以,我們的社會經常處在缺乏勇氣與熱情的氛圍之中。

  我們很難想像,當一個組織裡充滿著沒有勇氣、毫無熱情的人,怎麼可能會持續地交出好的績效?

  反觀西方社會,鼓勵孩子要胸懷大志、懷抱理想,再以勇氣與熱情親身實踐。這些價值觀,其實可以在《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的故事中看得到。

  《綠野仙蹤》故事中的旅程,是以桃樂絲為領導者,一路上,桃樂絲遭遇並帶領著膽小獅、錫樵夫,以及稻草人到達目的地翡翠城。故事的中心思想透過循著黃磚路前往目的地的旅程,陳述他們如何得到自己原本缺乏的特質──膽小獅追尋勇氣、錫樵夫期盼充滿熱情(一顆心)、稻草人渴望擁有智慧(腦),以及桃樂絲整合資源進而著手完成。

, , , , , , , , , , , ,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球暢銷60萬冊的當責經典、《紐約時報》暢銷書

 把「那不是我的工作」「告訴我該怎麼做」當成口頭禪,

 找人抱怨博取同情、頻頻訴苦尋求慰藉,

 以為四處取暖,就能逃避責任、推卸責任——

 其實,這就是陷入了「被害者循環」。

 一本書,讓人即刻起脫離抱怨、否認、怪罪、等待的被害者循環,

 採取正視現實、承擔責任、解決問題、著手完成的當責步驟,

, , , , , , , ,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此讓我試著解釋數學是什麼,以及數學家做些什麼。我以哈帝(G. H. Hardy,英國數學家,1877-1947)絕佳的敘述做為開場:

 一位數學家,就像一位畫家或詩人,是模式(pattern)的創造者。如果他的模式比畫家或詩人的模式能留存得更久,那是因為這些模式是用理念(ideas)創造出來的。

  所以數學家的工作是做出理念的模式(making patterns of ideas)。什麼樣的模式?什麼樣的理念?是關於犀牛的理念嗎?不是的,那些留給生物學家吧。是關於語言和文化的理念嗎?不,通常不是。這些對大部分數學家的審美觀而言,都太複雜了。如果數學有一個統一的美學原則的話,那將是:簡單就是美(simple is beautiful)。數學家喜歡思考最簡單的可能性,而這種最簡單的可能性是想像的,不見得是現實存在的。

例如,現在我在思考形狀──這是我常常做的──我可能會想像在長方形中有一個三角形:

      p024  

  我想知道,這個三角形占據了長方形多少的空間?三分之二嗎?重要的是要了解,我現在探討的不是長方形內有三角形的這幅畫。我探討的,也不是一座組成橋樑上樑柱架構的那些金屬三角形。在此,並沒有那些深謀遠慮的實用目的存在。我純粹就是在玩。這就是數學──想知道(wondering)、遊戲(playing)、用自己的想像力來娛樂(amusing)自己。首先,三角形在長方形中占據了多少空間,甚至沒有任何真實、實體上的目的。即使是最謹慎小心製造出來的實體三角形,仍然是不斷震動的原子所組成的;它的形狀每分鐘都在改變。也就是說,除非你要探討「近似」(approximate)的度量。好了,這裏就會牽扯到數學的「美學」了。因為那樣就不單純了,它成為一個仰賴真實世界各式各樣細節的醜陋問題了。那些留給科學家去解決吧。數學提出的問題是,在一個想像的長方形中那一個想像的三角形。它的形狀邊緣很完美,因為我要它們很完美──這就是我喜歡思考的問題類型。這就是數學的一個主要特徵:你想要它是什麼樣,它就是什麼樣。你有無限多的選項;沒有真實世界來擋路。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齊斯.德福林(Keith Devlin),史丹佛大學教授

  2007年下半年,在我的一場演講會上,有個聽眾交給我一份25頁的打字文稿,標題是〈一個數學家的嘆息〉(A Mathematician’s Lament),說我可能會喜歡這篇文章。這篇文章是一位數學教師保羅.拉克哈特(Paul Lockhart)在2002年所寫的,從那時起,它就在數學教育的小圈子裏祕密流傳,但是從未正式發表過。這位聽眾顯然低估了我的反應──我非常地喜歡這篇文章。這位保羅.拉克哈特,不論他是何方神聖,我覺得他的文字應該有更廣大的讀者,因此,我做了一件以前從未做過,未來也可能不會再做的事:找尋這篇文章的作者──這有點難,因為文章裏沒有聯絡資訊──並且得到他的同意之後,我在「美國數學協會」(Mathematical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網誌MAA Onlinewww.maa.org)我的每月專欄「德福林觀點」(Devlin’s Angle)當中,以該文的原貌轉載全文。這是能讓這篇文章在數學界及數學教育圈子曝光,我所知道最快而且最有效的方法。

  20083月,〈一個數學家的嘆息〉在我的專欄中刊出時,介紹文我是這樣寫的:

  坦白說,這是對於當前K-12(從幼稚園到十二年級)的數學教育,我所見過寫得最好的評論之一。

   當時我期待會有熱烈的迴響。文章刊出後,引來的是燎原大火。保羅的文字在全世界激起了極大的共鳴。除了許多人寫email來表達讚賞之意,還有蜂擁而至的請求,要求授權轉載以及翻譯──礙於協議,我沒有刊登保羅的聯絡方式,所以很多要求是衝著我而來的。(你手上的這本書,也是因此而產生的。)

  保羅所說之事,許多數學家及數學教師也曾經說過。對於數學教育理念不同,因而反對保羅觀點的人,保羅所提出的觀點也不是新鮮事。不同的是,保羅文字中的說服力以及他所流露出的強烈熱情。這不只是一篇好文章;這是偉大的作品,真正的發自內心。

  毫無疑問,〈一個數學家的嘆息〉一文以及因而衍生出的這本書,都是表達意見的作品。保羅對於應該如何教授數學有很強烈的意見,而且強力辯護他所主張的教法,及反對現今學校數學教育的現狀。然而,除了他個人深具魅力的寫作風格之外,更特別的一點是,他對於艱難又備受爭議的數學教育課題,提出了看法,這是很少人能夠想得出來的。保羅的經歷比較少見,他是個成功的專業數學家,在大學裏教書,後來發現他的真正使命在K-12教育,因而投身其中,至今多年。

,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 (陳志忠口述/執筆:江慧真) 2013年06月01日 05:39
 

我是台南鄉下小孩,15歲便獨立到外面工作,當水電行學徒;我有高中電工科學歷,但其實沒用,一切都得從頭學起。大家在喊苦,嫌日子難過,年輕人找不到工作,中年人轉型困難,但在我眼中,只有技術好不好,沒有景氣好不好。

當學徒的日子很辛苦,師傅什麼都不教,只要你做粗活。以前沒有電動工具,只能徒手用鐵鎚敲,光鑿牆壁打管路,我就敲了半年;有些師傅土法煉鋼,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有些師傅只傳子不傳人,有一回,領班教高壓配電,竟把變電室鐵門拉下來,把我關在外面,只教他兒子,我只好主動出擊,抓台電的人要他教我配電。

水電除了水管電路,包含泥作、瓷磚、油漆、消防、空調、系統等都要融會貫通,我靠自己偷看偷學,把電線拔起來數總共幾條、怎麼接怎麼裝,研究藍晒圖(建築平面藍圖),一路跟著工程案到台北落腳,南北科學園區的無塵室配管、醫院、市場、科技廠等水電裝修都難不倒我。

16歲時,我一個月工資才4千元,20幾歲一天可領4百元,30歲後月薪超過7萬,工作穩定了,我反而不滿現狀,7年前我創業,專攻防水抓漏。我自己設計管道攝影機、打掉廁所示範教學、砌防水步驟牆,學徒不懂,我什麼都教。信義房屋推出「漏水保固」,我看到機會,單槍匹馬毛遂自薦成為搭配廠商,訂做制服樹立專業形象,現在每月營收百萬以上,案子接不完,我不是靠運氣,是靠口碑。

去年底,一個陽台外推漏水案找上我,屋主說,「換過好幾家修,一年多開(花費)十幾萬了,現在死馬當活馬醫!」我仔細瞧,只是陽台採光罩有一條洩水管沒做好,經過這麼多手,竟沒人發現?2天後我做好收工,不管多大的雨,再也沒滲入一滴水。

EcoTr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